EM: 我們過去知道地球要被解放需要達到關鍵臨界人數一起冥想。但在最近的會議上,你說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再需要那麼多人,只要有一個人能夠完全與他(她)的”我是臨在”連接。光明勢力把這個訊息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了嗎?

 

C: 這是同一種情況的兩個方面。一方面全球冥想的臨界人數如果能達到的話確實對地球的解放有很大幫助,另一方面若一個人與”我是臨在”完美連接,並且對整個局面有完全的理解,確實能解放這個地球。所以一般來說需要有這兩個方面的共同作用就可以幫助完成這次轉變。

 

EM: 如果人們想與自己的”我是臨在”有完全的連接,首先應該怎麼做?比如誠實的面對自己的靈魂嗎?

 

C: 是的,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EM: Godfre在”Unveiled Mysteries”的書裡提到,人們曾經知道自己的起源,知道整個宇宙的源頭。他們被他們的”我是臨在”小心的指引和保護著。你會不會說當他們與”我是臨在”完整連接時,盡管他們仍然可能對如何被保護,光明勢力是否在我們周圍抱有一些疑惑,但他們至少會知道他們不是孤獨的?這種覺知,盡管仍存有一些疑問,算是一種完整連接嗎?

 

C: 當你逐漸加強與你的”我是臨在”的連接時,孤獨感就會消失,並且保護將隨著你與”我是臨在”的連接增強而增強。正如我曾在部落格上貼過一條網址所描述的那樣,這就是透過一條光柱連接”我是臨在”是非常好的原因。關於連接”我是臨在”的光柱有一篇非常好的文章,這是地球上人們可以讓自己不受任何負面攻擊的最強大的保護方式之一。

 

EM: 你說過聖哲曼大師當時對地球的形勢了解的還不夠,如果一個人想完全與自己的”我是臨在”連接來完成解放地球這個使命,他(她)需要知道很多聖哲曼大師當時不了解的很多情況。如何對地球形勢有足夠的了解來幫助完成這個使命?為什麼人們需要知道連聖哲曼大師也不知道的那麼多的事情?

 

C: 連接你的”我是臨在”不需要知道那些事情,但如果你知道了那些事情同時連接了你的”我是臨在”,你的“我是臨在”就會開始轉化那些事情,這樣就能更有效地幫助地球解放。

 

EM: 與”我是臨在”的完全連接是個什麼概念?如果一個人知道了很多聖哲曼大師當時也不知道的事情,能否給我們舉一個例子說明這種完全連接如何顯化(轉化)?

 

C: 這種完全的連接可以有多種顯化的方式,因人而異,因為你的”我是臨在”總會給予你如何顯化的指引。

 

EM: 所以這種完全的“我是臨在”的連接對每個人來說都會有差異?

 

C: 是的。

 

EM: 淨光兄弟會是否一直在關注地球人類與神聖源頭之間的關係?

 

C: 揚升存有們想透過兩種方式改善人類的狀況。一是增強人類與他們的”我是臨在”的連接,二是改善他們外在的生活條件,所以兩者都有。

 

EM: 與揚升大師們,甚至與我們的高我交流時用我們與朋友間的互動方式合適嗎?比如我們除了與他們分享遭遇到的苦楚,也可以講一些生活中的趣事或者和他們開玩笑,就像我們與現實生活中的朋友相處一樣,這樣好嗎?

 

C: 是的,你完全可以把他們當做你的朋友那樣去交流。

 

EM: 這種交流有沒有一定程度上的匹配結合?

 

C: 有的,和揚升存有互動時總會有內心上的連接。

 

EM:多年來雖然我們可能與家人有過爭吵,但這不代表我們不愛他們。當我們冷靜下來後,往往並不會把爭吵放在心上,會對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倍加珍惜。一些人問這種關係形式是否適用於與”我是臨在”甚至與光明勢力的關係上?

 

C: 是的。

 

EM: 光明勢力(甚至揚升大師和宇宙源頭)有沒有曾經擔心過如果“事件”延遲更久,他們會有失去一些星際種子的風險?

 

C: 他們完全清楚這個情況。

 

EM: 他們擔心過嗎?

 

C: 不是人類理解的那種感官上的擔心,但他們了解這個情況並且盡最大可能去改善和避免那種情況的出現。

 

EM: 經過這麼多年的銀河戰爭,光明和黑暗勢力都厭煩了這場似乎沒有盡頭的戰爭,他們意識到透過控制或者征服對方無法達到統一,這個說法對嗎?

 

C: 我會說透過那種比較和諧的方式讓這兩種極性達到融合是行不通的,因為黑暗勢力並沒有合作的實質意圖。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把一部分的黑暗存有送到銀河中央太陽,沒有其它的選擇。光明勢力很久以前,太久太久以前,曾嘗試用和平方式解決這個沖突但一直沒有成功。所以現在唯一的方法是一些黑暗存有不得不被分解掉。

 

EM: 根據一些網站說,現在我們在做第三種嘗試,透過讓“光之存有”融合他們的陰影,同時讓“黑暗存有”與自己內在的光融合,以此達成統一?

 

C: 沒有,正如我剛才所說,那些嘗試已經做過了。現在唯一要做的是盡快移除所有的黑暗,用一種安全的方式從黑暗勢力手上解放每個眾生。

 

EM: 在1996年時,是否有一些黑暗勢力派系意識到他們對我們所做的行為完全錯誤,並且和光明勢力簽署和平協議來結束這場銀河戰爭?

 

C: 有一些派系在1994至1995年開始,直到1998年已經向光明勢力投降。那時有大規模的黑暗勢力投降,但不幸的是並不是所有的黑暗勢力都在投降之列,投降的只是其中一個派系。

 

EM: 這些簽和平協議的黑暗勢力有沒有達到奇美拉或者執政官一樣的高層位置?還是在奇美拉和執政官以下的級別?

 

C: 沒有,只是一個投降了的派系。

 

EM: 投降的黑暗勢力知道他們的武器如何製造,他們投降後會不會讓光明勢力更容易地去拆除那些炸彈?

 

C: 如果沒有人質安全問題的話拆除炸彈會更容易,但地球上一直存在著人質的安全問題,這就是光明勢力為何需要非常謹慎處理頂夸克炸彈的原因。如果不是這樣,整個情況會很快地得到解決。

 

EM: 所以我們多年來一直在處理的是黑暗勢力其餘的那些派系,他們非常不滿結束戰爭的協議,仍然想維持地球的隔離狀態,不想宇宙進入和平,透過扭曲”一的法則”的教導得到更多的奴隸?

 

C: 是的。

 

EM: 造物主是不是在等待銀河光明聯盟清理頂夸克炸彈和黑暗魔石,或者是已經授權一些秘密行動防止”事件”拖延並且確保最終突破的發生?

 

C: 這個問題涉及到多個層面。實際上這是一個很龐大的行動,其中一些層面是機密,我只說我能說的,以免危害到整個行動的成功和安全,但比已經公開的更多的事情一直在進行中。

 

EM: 從光明勢力的角度來看“一的法則”的“原本的”意思是什麼?

 

C: 我不能評論那些通靈訊息,因為我和光明勢力都不能完全同意那本書裡所寫的內容。

 

EM: 如果拆除頂夸克炸彈比光明勢力預想的更困難,那為何高維存有直到現在才介入?也是因為人質-報複機制的原因嗎?

 

C: 因為人質問題,介入地球一直是非常有挑戰性的,過去25000年光明勢力在他們的所有行動中總是需要很小心。這個問題還沒得到解決,當解決時我們的行動就會有突破。我們一定會取得最後的解放。

 

EM: 這些更高維的存有是中央種族的“光的七個種族”嗎?

 

C: 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不認同“光的七個種族”的這個表述。

 

EM: 考慮到奇美拉對訊息流通的控制現況,能否說甚至是抵抗運動成員,他們也低估了目前地球被隔離的狀態,他們和我們一樣對此感到震驚?

 

C: 是的,他們也低估了地球被隔離控制的形勢,他們對此相當驚訝。但他們不像地表人類那麼驚訝,他們仍然沒想到這項任務這麼困難,也沒想到要花這麼長的時間。

 

EM: 銀河光明聯盟、揚升大師和外星聯盟(球形存有聯盟),他們經歷過同樣的挫折並且對地表人類的挫敗感和痛苦能感同身受嗎?

 

C: 我無法評論外星聯盟,因為我沒和這個聯盟有過接觸或者覺察到那些。但對揚升大師們來說,他們也沒想到會這樣。實際上整個宇宙中沒有誰想的到黑暗可以達到這種程度,也沒有誰想的到情況會變得這麼困難和有挑戰性,所以沒有誰真正的為此做好了準備。

 

EM: 那宇宙源頭呢?

 

C: 源頭當然在過去和現在都知道這個情況,但是在這個宇宙維度裡與源頭的溝通非常困難。由於主要異常的存在,所以對這裡真實情況的了解也很困難,這也是源頭的覺知沒有完整的傳輸到這個顯化的三維宇宙區域的原因。

 

EM: 你同意造翼者也體驗過地球人相同的挫折這個說法嗎?

 

C: 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體驗到了同樣的挫折。他們的體驗不是那麼直接和激烈,而是無法更有效的把神聖計劃傳達給銀河光明勢力、無法更直接介入地球的挫折。他們原本的計劃是直接與地表人類接觸、揭露更多訊息並更快解放地球。

 

EM: 有著全視之眼的源頭知道黑暗勢力的所有計劃,但由於地球人質被劫持著,源頭不得不允許他們繼續控制訊息的流通?

 

C: 雖然很不幸,但這是事實。

 

EM: 所以宇宙源頭知道黑暗勢力所有的計劃?

 

C: 是的。

 

EM: 考慮到訊息流通被控制這一點,地球人類能否祈請源頭給予更多的神聖介入?

 

C: 祈請源頭給予更直接的訊息流通和神聖介入是個很好的主意。

 

EM: 如果光明勢力使用軍事力量介入來解放地球,而不是專注於拆除剩下的頂夸克炸彈和黑暗魔石會怎樣?

 

C: 頂夸克炸彈就可能被引爆,摧毀整個地球,最終無人倖免,這個風險仍然太大。

 

EM: 所以光明勢力不能使用軍隊介入的原因是頂夸克炸彈可能被引爆?

 

C: 沒錯,實際上有一派光明勢力現在非常的不耐煩,他們想直接介入地球局勢但被攔住,因為現在的風險仍然太大。

 

EM: 由於訊息被黑暗勢力掌控,一些人可能很難恢複對光明勢力的信心。如果這些人仍然想支持光明勢力話,他們可以做什麼?

 

C: 如果人們對地球局勢有更多的理解,他們會再次對光明勢力具有信心,尤其是當光明勢力能更直接和有效介入地表局勢時,他們將增加對光明勢力的信心。這樣信任感會再次得到恢複。

 

EM: 外星聯盟怎樣幫助解放?

 

C: 再次強調下,我不能評論這個聯盟,因為我和他們沒有過接觸。從我的個人角度來看,我會把這個聯盟描述為銀河中央種族。銀河中央種族會把來自銀河中央的能量流導引到太陽系,也會導引來自銀行中央太陽的銀河解放的能量到每個協助地球解放的個人和團體上,盡可能直接和間接的支持他們。

 

EM: 這些年來光明勢力是不是也一直在整合他們自己的陰影來試圖消除分離的部分?

 

C: 光明勢力一直在整合他們的陰影。

 

EM: 也包括源頭、古代守護者種族和揚升大師們嗎?

 

C: 是的,他們的陰影並不會顯化成為黑暗,而僅僅是表現為對宇宙完整理解的不足,他們一直在努力提高他們對地球形勢的理解並且做他們能做的。

 

EM: 整合陰影的方法是什麼?你能不能舉一些例子?

 

C: 這個原理很簡單,要對自己誠實,承認所有內在陰影的面向,觀察它們並充滿愛意的察覺這一切,然後它們將會得到轉化。

 

EM: 在轉世前,我們和光明勢力也簽了契約。那些契約主要和保護有關嗎?

 

C: 其中一個主要契約是關於你的使命。你和光明勢力達成協議要完成你的使命,也簽署了重大保護和生命歷程的協議。但這裡的問題是很多人沒有遵守那些約定,這也是地球解放花了這麼長時間的其中一個原因。

 

EM: 你的意思是大多數人甚至沒有遵守與光明勢力簽署的保護協議?

 

C: 他們沒有遵守所有曾經達成的協定,這是這裡的主要問題,也是這個地球上的其中一個主要問題。

 

EM: 所以即使是在出生之前與光明勢力簽署了安全契約,隨著我們在轉變過程中覺醒,再次祈請他們的完全保護也並沒什麼問題,對嗎?

 

C: 是的,但我在這裡說的是那些轉世的但沒有遵守他們契約的人。他們沒有遵守契約,這是地球地表上保護網格崩潰的原因。

 

EM: 在聖庫瑪拉(Sanat Kumara)多次的轉世中,在揚升前他作為人類是否曾問過自己流放到這裡的意義?

 

C: 揚升之前每個人類都有這種思考的時候。

 

EM: 他如何克服這個困惑?

 

C: 與“我是臨在”連接。

 

EM: 就像他們曾經一起生活過的前一次黃金時代,所有的火焰之主(Lords of Fire)在事件後希望和他們的多維自我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嗎?

 

C: 所有的火焰之主很久以前已經揚升,他們一直生活在那種幸福的狀態。

 

EM: 他們已經離開了這個星球?

 

C: 他們都已經揚升並且生活在幸福的狀態中。

 

EM: 根據“Unveiled Mysteries”書裡的內容,人類一開始被創造的原因是讓人類與源頭生活在繁榮和富足裡,就像父親與兒子一樣生活。但人類那時覺得他們與源頭相比”不夠完美 “,一代代的不去理會源頭對他們即將到來的災難的警告甚至更加嚴重,後來被黑暗勢力操縱而懷疑源頭,所以他們沒有準備好肩負作為共同造物者的責任,是這樣嗎?

 

C: 是的。

 

EM: 所以如果人們要把主權拿回來,就必須整合那些陰影?

 

C: 是的。

 

EM: 為什麼人類被創造的時候會有那些缺陷?那些缺陷也是源頭創造的?

 

C: 如果我們說的是在這個地球上進化的人類,他們是由非常先進的創造種族創造的。但有一些人類是透過銀河太陽的誕生過程從源頭直接而來。

 

EM: 但為何人類有缺陷?

 

C: 由於與主要異常的互動。

 

EM: 這個陰影整合的結果會不會將產生一種新的存有,一種全新的、叫第六種族(Sixth Race)的人類?

 

C: 可以說第六種族是人類進化的下一階段,這在幾個世紀前就已經開始了,這個新階段現正在進行著一次量子躍遷,在”事件”的時候這個量子躍遷的過程會達到頂峰。 

 

EM: 你很多年前受到陰謀集團的威脅,你是怎樣從那些創傷中恢複的?

 

C: 可以說這需要大量的治療和整合的過程,花費很長的時間。另外我也收到了一些訊息,準確詳細的向我解釋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將來如何保護自己。從那時開始我得到了非常強大的保護措施,在遭受那些攻擊時我被抵抗運動聯系上了,在那些攻擊之後很快我得到非常直接和準確的指示,知道要做什麼來保護自己。

 

EM: 如果對一些人來說某些訊息量太大而不能接受,那些訊息對他們來說將會極度震撼,從心理上的角度來說,他們的頭腦是不是”潛意識地”開始放電影,比如外星人入侵,魔鬼纏身並且發瘋而不是有意識地知道發生了什麼?

 

C: 當巨大的轉變發生、很多具有挑戰性的訊息被公開時,有很多光明勢力的支持也會同時發生,不會有太多的負面影響,這樣人們就能更容易的整合那些令人不安的訊息。事情不會像一些人所擔心的那麼困難。

 

EM: 如果一個人祈請光明勢力的保護,但仍然有所懷疑並且之後懷疑並未打消掉,即使光明勢力真的提供幫助,他們也感覺不到。所以要讓保護有效,我們懷疑和恐懼的陰影必須整合到一定程度,讓我們不會深陷其中,是這樣嗎?

 

C: 這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情況,但不是唯一的部分。整合這些陰影總是好的,但光明勢力現在無法完全保護我們。他們還沒完全控制局面,但你自己整合你的陰影和清理你的恐懼會非常有益處,因為恐懼是黑暗勢力進入的入口。你處理的恐懼越多,你會更容易得到保護。

 

EM: 這些揚升大師揚升前,他們有沒有像我們那樣受到編程?

 

C: 是的,他們有。

 

EM: 他們如何把自己從這些腦控中解放出來,透過更愛自己和接受自己的方式嗎?

 

C: 在過去的幾個世紀編程的問題更容易得到解決。尤其是二戰之前,揚升是相對容易的,多數揚升大師在那之前完成了他們的揚升。

 

EM: 人們應不應該變得對他們所擁有的心存感激,並且對他人抱有同情心,而不是時常陷入內疚?

 

C: 感激是一種非常有治癒效果的情緒。如果你有感激的情緒那是好事,但不要強迫自己感激。所以正面的情緒有助提升你的意識狀態,總能改善你的生活。負面的情緒會傾向吸引更多的負面。

 

EM: 透過光明勢力的科技,這些思想編程能否得到很快療癒?

 

C: 能。

 

EM: 人們是否應該擔心他們前世做的事,或者他們應不應該祈請光明勢力代表他們把無條件的愛和光灌注到他們前世的行為上?

 

C: 祈請光明勢力無條件的寬恕會是好的,並且釋放過去、從中學習、理解過去,然後繼續向前走。

 

EM: 柯里(Corey)透露藍鳥人不會回應阿加森人(地心人)的心靈感應。他說在一次阿加森人和守護者的交流中,守護者告訴阿加森人他們沒有像守護者認為的那樣照看地球,並且守護者對他們感到很煩。你認為這是不是這些守護者真正的感受?

 

C: 我無法確認柯里˙古德的這部分訊息。

 

EM: “事件”後光明勢力有沒有”特別”的禮物給人類和星際種子?

 

C: 隨著人類在”事件”後進入銀河大家庭,將會有很多特別的禮物和美好的驚喜。這是一些美好事情的開始,我們一直在等待的、夢想的、有意識的顯化和為之努力的都會發生。

 

EM: 你能否現在說一下其中的一些禮物?

 

C: 現在還不是時候。

 

EM: 曾經在某個國家有一個特殊的揚升團體,人們去哪裡找這些人?

 

C: 在1994-1998年間有一個特別的揚升團體在美國,這個團體已經揚升,不在在這個地球地表上。

 

EM: 誰是另外的6位庫瑪拉(Kumaras),就是剩下的6個(總共13人)?他們是誰?

 

C: 他們只是非常高級的存有,協助能量從銀河中央太陽到達地球並且穩定這裡的局勢。

 

EM: 這13位庫瑪拉在源頭那裡有高我嗎?

 

C: 他們就是自己的高我,並且與源頭連接。

 

EM: 13位庫瑪拉有女兒和兒子嗎?

 

C: 他們沒有轉世為人類所以他們沒有女兒和兒子。

 

EM: 所以梅塔女士(Lady Meta)不是聖庫瑪拉的女兒?

 

C: 不是。

 

EM: 誰是梅塔女士?

 

C: 一個屬於聖庫瑪拉靈魂團體的揚升存有。

 

EM: 我們如何連接到他們?

 

C: 有很多不同的連接方式,我不會說出名字因為網路上都有提到他們,每個特定的存有有著他/她自己的連接方式。

 

EM: 我們在新聞上看到有人陷入經濟上的困難,隨後我們經常得知那個人得到了本地工廠老板給予的一份工作。為什麼同樣的幫助沒有發生在光之工作者和光戰士身上?

 

C: 這種情況有時會發生,涉及到兩個因素。第一是那個光之工作者顯化富足的意願,第二是來自黑暗勢力干預的情況。黑暗勢力常常干預光之工作者的生活。

 

EM: 你在ATVOR Project 更新裡說”做你自己,世界將會隨之適應”是什麼意思?

 

C: 這意味著成為你自己,對自己誠實,做你覺得對的事,不要屈服於你周圍的控制因素。如果你做你自己,這將會創造出一個強大的顯化漩渦,它將開始調整你周圍的實相以越來越接近你的“我是臨在”。

 

EM: 一些強大秘密的正面團體如何溶解地球上靈性奴役的舊系統能量覆蓋?

 

C: 正如我在亞特蘭蒂斯一文所說,光明勢力透過地球能量網格在改變這個舊系統,這是對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的一個很好的解釋。

 

EM: 陰影整合能不能幫助光明勢力溶解舊系統的能量覆蓋?

 

C: 可以的。

 

EM: 就先提問到這裡吧,你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C: 沒有特別的要補充,我想對大家說要保持好的願景,守住這個願景,觀想我們所有人過著更好的生活,觀想人類的解放。另外我想再次強調的是希望你們在團體合作中鍛煉自己,在這個階段團隊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EM: 謝謝你花時間接受這個採訪。

 

C: 好的,非常感謝。

 

 

原文:

http://wholenessnavigator.blogspot.tw/2017/07/july-6-cobra-second-interview.html

 

翻譯:erttq0101

 

校正:人才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7/06/13/july-6-cobra-second-interview-html/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