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資格當老師?妳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嗎!」班導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數倍。

       但是,干我什麼事。

       「你憑什麼打我?我有做錯什麼事嗎?」面對眼前這個不講理的男人,我忍無可忍了。

       「妳連自己做錯什麼都搞不清楚,還敢這麼理直氣壯!」班導惱羞成怒,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那你告訴我啊,我做錯什麼!」我也吼了回去,寸步不讓。

       「妳身為啦啦隊的成員,擅自脫隊。跑到操場干擾比賽選手!」

       「我又沒擋住跑道,干擾到誰了?又沒規定啦啦隊成員不可以在操場內加油。一堆班級的啦啦隊都在操場內加油。沒看到?」

       「妳跑了一整圈的操場,讓全校都在看妳笑話,這算是在加油?」班導冷笑。

       「學校有規定啦啦隊成員不能邊跑邊加油?」我反問。

       「太可笑了吧!那是妳加油的方式?!拿著衛生紙捲筒繞著操場跑步?」

       「不行嗎?」我聳了聳肩膀,雙手一攤:「既然有人可以拿兩個空寶特瓶敲打,當作是加油的道具,那我拿紙筒也不奇怪吧?你打學生巴掌只是因為你個人看不慣學生加油的方式?」

       「妳自己心裡有數!妳根本是故意給我難堪!大家都知道。」班導單手托著額頭,閉眼說道:「唉!在我那個年代,學生被老師打還會馬上低頭說感謝指導,現在的學生卻只會頂嘴......

       「你還沒解釋為何打我巴掌。」我打斷班導的回憶錄。

       「妳讓全校都在看妳,像話嗎?!」班導睜開眼睛。他的聲音雖大,卻講不出個道理。

       「他們眼睛要看誰是我能決定的嗎?難道長得正也是我的錯?」

       「那妳跑那麼快,他們當然會看妳啊!」

       「所以跑得比較快,你就可以打我?」

       「妳有考慮過班上同學的心情嗎?妳一下子成為了全場焦點,害大家都在看妳,結果我們班後面兩棒根本沒人看!妳有考慮過黃龍的心情嗎?」班導幾乎咆嘯,他的音量排山倒海,但論點根本站不住腳。

       「什麼考慮黃龍的心情?為什麼認為他會介意不是參賽者的人在操場內跑步的事情?我跑得太快,導致後面幾棒都追不上我,這是我能決定的嗎?其他學生選擇觀看跑得比較快的人,這是我能決定的嗎?這幾點根本不在我的控制範圍內,而你卻衝著這幾點胡亂打我巴掌。這不是很莫名其妙?如果你講不出個道理,你要向我道歉。」我瞪著這個自稱是老師的人。

       只見班導不慌不忙的轉向黃龍,問道:「黃龍,你喜歡沒人幫你加油的感覺嗎?」

       「你管他喜不喜歡別人幫他加油,這都不能構成你打我的理由!不等黃龍答腔,我對班導轉移話題的方式感到好笑:再說,別人要不要幫他加油也不是我可以決定的。干我什麼事?」

       「既然妳跑得這麼快,為何之前故意跑慢,而不是加入大隊接力?!都是妳害我們班連前三名都沒進去!妳就是故意要給我難堪的嘛!妳敢說不是!」班導繞了一大圈,終於說出他不爽的真正理由,而這個理由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說真的,我並不是故意給他難堪。或是說,我根本沒想那麼多。我單純是想體驗大隊接力和超越自己的感覺而已。

       「是誰當初堅持把我排除在大隊接力參賽者之外的?你堅持把我踢出名單,現在又因為跑得快的我不在名單內而對我鬧脾氣。你不能有責任感一點嗎?」我皺起眉頭,深深覺得大人不認錯的時候還真是沒有極限。

       「妳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在名單內嗎?那是因為妳一開始就沒有跟大家一起練習!一點團隊精神都沒有!」班導開始尋找藉口。

       什麼團隊精神,講得那麼好聽。

       博劭跌倒時,是誰第一個跳出來大罵笨蛋的?

       這個人從頭到尾只在乎輸贏和面子問題。

       「我被選為是啦啦隊成員,幹嘛還要跟你們練習?你都叫啦啦隊早點回家做加油的道具不是?再說,既然你認定我沒有團隊精神而把我剔除,那就更不該對著我發牢騷。這是你的決定造成的比賽結果,別怨天尤人了。」我再次雙手一攤,搖頭道:還好沒跟你們一起練,不然怎能進步到連隔壁班的人都追不上。」

       此話一出,班上同學的表情充滿著各種尷尬。

       我並不是要否定他們的努力,但我個人努力的時數是遠遠超過這些人。因為我不需要每天花一個小時在操場聆聽班導的精神訓話。

       「少裝成小大人的樣子!」班導氣到臉都發紅了,一根青筋浮現額頭。

       「總比長得比較大的小人來得好吧?整天只會亂罵人、亂打人、倚老賣老。連最基本的認錯都不會,還一直要求別人認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老師。」

       「妳那麼會當老師,那妳來當當看啊!妳教教看啊!」

       班導發狂似的大吼,把講桌上的教科書用力一揮,全部掉到地上;其中一本較為輕薄的書還不偏不移的砸在我臉上。

       坐在最後面的班長立刻跑上講台,準備彎腰撿課本,班導卻伸手阻止。

       「你不要撿!其他人都回座。讓孟婷來撿,讓她來教!」班導繼續耍幼稚。

       「沒當過老師,就不能說老師當得不好?那你沒當過總統,也沒當過政客,豈不是沒資格說政客的不是?如果套用你的邏輯,那老師你也沒從我的視角看過世界啊,你有什麼權利說我?我懶得再跟這個人計較,於是轉身走向自己的座位,說:你可以不道歉,但別再給自己難堪了。你講的藉口沒有任何參考性質......」

       不料,班導突然用蠻力抓住我的肩膀,被捏住的那一剎那,我痛到連眼淚都飆了出來。

       「叫妳撿起來!教書啊!上課啊!今天妳是老師!妳來教課!」班導硬是把我拖回講台,用力一甩,我整個人跌坐在講台上。

       「快點爬起來喔,我們大家都在等妳教書呢!」班導不耐煩的催促,冷笑道:「像妳這種劣根性的學生,沒多少老師願意矯正妳了啦! 還好妳遇到的是我,我真是為妳感到高興啊!

       全班一片死寂,而我對班導的耐心也到了極限。

       「就憑你是能給我啟蒙......

       「妳說什麼啊?大聲一點啦!站起來講啊!」班導用手掌拍著身旁同學的桌子,同學被嚇得只敢看地上。

       隔壁班的女老師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發生什麼事?還好嗎?」

       「還好啦!這位同學覺得自己很會教書,所以我讓她來當當看老師。」班導硬是擠出一個大笑臉來掩飾心中的不滿。

       我緩緩的爬了起來,拍掉身上的灰塵。

       接著,我把講桌上僅存的教科書一掌打飛到班導臉上。班導嚇了一跳。

       「上課了。這位同學,麻煩你把課本撿起來。」我鄙視著瞪著班導,並伸手阻止了往這個方向跑過來的班長:「請其他人回座。我就要他撿,我才願意教書。」

       「妳這孩子太沒大沒小了吧!」隔壁班老師罵道。

       「我只是在模仿他三十秒前的行徑,全班都是目擊證人。地上其他課本都是他剛剛揮到地上的。如果他不喜歡別人這樣,他也不該這樣對別人。」我慢條斯理地回答。

       「老師會這麼做,一定是做學生的妳錯在先!」隔壁班老師無憑無據的表示。

       「老師不是學生的榜樣嗎?學生模仿老師是很正常的吧?如果老師不值得學生模仿,那老師還是老師?」我說話的同時,肩膀隱隱作痛著。

       「不要再說了,反正一定是妳錯在先!」隔壁班老師很堅持。

       要打賭嗎?我們現在就把全班都帶到校長室,然後把整件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講一遍,再看看校長會認為這是誰錯在先。如果我輸了,我就退學。如果妳輸了,請妳跟旁邊的班導一起辭掉老師的位子。」我瞇起眼睛,隔壁班老師和班導都愣住了。

       「好了啦......孟婷,不要這樣。」班長小聲的說道。

       「對啊孟婷,不要這樣啦。」橘子也跟著附和。

       「有什麼話,大家好好講嘛......」班上同學開始勸我。

       「說得也是。各位同學,我很抱歉自己模仿了幼稚的行為。」我把左邊的衣領往旁邊一拉,露出肩膀上的瘀青,說:「剛剛被班導抓的時候真的很痛,痛到我幾乎沒辦法思考,所以才會意氣用事。對不起。」

       我低頭道歉。

       看到我肩上的瘀青,隔壁班老師的臉都發綠了。

       「不過班導毫無由來的打了我兩巴掌,如果我沒躲開,可能還會被打第三巴掌。這件事我會告訴校長的。這樣的老師,遲早會把學校給拖累。」我說著,大家聽著。

       「還有,像妳這樣完全不知情就先入為主,對學生而言是多麼不妥當的示範,對那些真正被欺負的人會造成多大的傷害。老師妳有想過嗎?」我看著隔壁班老師,而她,沒有說任何一個字。

       說真的,班導每天只會帶我們讀課本,偶爾畫個重點,然後就要求大家背課文和解釋。

       這種教法,誰不會?

       不用他帶,我也可以自己讀啊! 為何非他不可? 這個自稱是老師的人有什麼特別的?

       不過,從來沒想過以下犯上的我,今天一氣之下竟然做了這樣的事? 這好像是我在班上第一次發這麼大的脾氣。

       我看著眼前的場面和同學們尷尬的表情,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把事情處理得更圓滿才對。

       原本還打算教導大家自我價值的重要性,沒想到自己如此情緒化地模仿了一個根本不值得被模仿的人,只為了滿足那個當下想反將一軍的心態。我的目光還真是短淺啊......

       不過算了! 做都做了,那就這樣吧!

       學個教訓也好! 以後如果再出現一樣的問題,我得使用不同的處理方式才行!

       一定還有更高竿的方法吧!

 

       在學校,我學到的第四課:憤怒會降低智慧。

 

       我走出教室,獨自往校長室的方向前進。

 

 


 

 

       想想看,「我為你感到高興」跟「我們可以一起高興」不太一樣。

       我為你感到高興,這句話可以使用在兩人一起高興或自己獨自高興的情況。

       假設一個場景,當某人沒有意願做某件事,而你卻擅自幫他做主,這時你說出這句話會顯得特別諷刺。

       甲:「我已經幫你跟他重新牽回紅線了,我為你感到高興!」

       乙:「可是我現在又不喜歡他,你甚至沒問過我的意見!」

       或是像這樣......

       A:「你終於要去那家公司面試了,我為你感到高興!」

       B:「但是我沒有想去那邊工作啊! 你為何要擅自幫我交出履歷表!」

       在不了解他人意願的情況下,硬是幫對方做主,儘管嘴巴上說「我為你」,實際上只是「為了自己」。

       我為你感到高興

       = 我因為你「滿足了我的想法和期待」而感到高興

       = 我為自己的感覺感到高興。

       嚴格說來,我們要如何為別人感到高興呢? 你又不是他,他也不是你。

       頂多,只能為自己感到高興而已。

 

       走廊上,我踏著輕快的步伐,哼著歌。

        如果班導被開除了,我會為自己今天做的事而感到高興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