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房間增加了不少螞蟻。

       多半是因為我在房間和床上狂吃零食的關係,屑屑掉的到處都是。

       「姐,妳看! 儘管我用口香糖把螞蟻洞黏住,隔天牠們還是會挖出得以通行的隧道耶!」我捏爛餅乾,灑在靠近書桌牆壁上的螞蟻洞口。

       「難怪最近一直被咬。妳不要餵螞蟻啦!到時候越來越多螞蟻住進來。」雖然姐姐嘴巴上是這麼說,但是從她的表情看不出有任何困擾。她十分專心的看著手上的愛情小說,面帶微笑。

       「姐姐,我剛剛問螞蟻為什麼要咬妳,牠們說不是故意的。很可能妳身上剛好有牠們要吃的東西。」我興奮得睜大眼睛,看著螞蟻搬運比自己體積大上三倍的餅乾屑。

       「善交流很好,不過可以請螞蟻搬到別的地方嗎?」姐翻閱著小說。

       「妳會怕螞蟻?」我有些吃驚。

       「當然不會。姐抽離小說的世界,認真地看著我:但如果讓媽媽看到,她會用抹布把螞蟻殺掉。」

       聽到這句話,我嚇得趕緊低下頭,把事情的嚴重性告訴螞蟻。我還告訴牠們,如果她們願意搬到我家隔壁的公園,我會定時拿餅乾餵牠們。

       螞蟻收到我的警告,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一個勁的搬運著我剛剛灑的餅乾屑。

       「姐! 螞蟻沒有理我啦!」我心急了。

       「螞蟻動作沒那麼快。牠們已經知道了,妳不要緊張。」姐姐摸了摸我的頭,溫柔的笑著。

       我深深覺得姐姐是個美麗的女人,簡直跟我不相上下啊!

 

 


 

 

       有件事我非常的確定,那就是自己迷上了跳舞。

       我想精進舞蹈,而不是只是把跳舞當成運動因此,每天都會抽好幾個小時練舞。

       只要透過身體,我就可以傳達出內在千變萬化的情感,甚至更勝於我言語上的表達。

       音樂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就像是一位站在五線譜上的舞者,與音符翩翩起舞,創造出新的火花。

       「哇嗚~ 孟婷,妳好像越來越厲害了耶!」姐姐目不轉睛,她是我的忠實觀眾。

       對於我姐的評價,我不能同意更多。

       我笑而不語,沉醉在音樂和律動的世界中。

       自從我第一次跳舞以來,我就知道自己是這方面的天才。

       不過,很顯然我爸媽並不瞭解,他們覺得我花了太多時間在練舞,以至於課業成績一落千丈。

       「孟婷,妳的在校成績越來越糟了。以後不要花那麼多時間跳舞。」媽媽露出擔憂的神情,說:「我沒有要求妳要像姐姐一樣,保持著全班第一名的成績。但至少也要進前十名吧?」

       「太浪費了。」我閉上眼睛,把頭別過去。

       真的很不喜歡媽媽那種過剩的虛榮心。

       有沒有進到前十名,有什麼重要的?

       「什麼浪費?」媽媽一臉困惑。

       「我已經是班上其他方面的第一名了。把時間花在精進那些白癡功課,簡直是浪費我的才華。」我嘟著嘴,實話實說。

       「講什麼笨話! 妳嫌功課白癡,還考得那麼差,豈不是更白癡!爸爸走過來把音樂關掉,嘲諷道。

       學校的作業根本沒有啟發性,看多了只會變笨。就是因為考卷題目太無聊,我才不想動筆寫的。」舞蹈被打斷,我只好暫時停下了腳步。

       「會寫的考卷還給它空著,妳頭腦有問題是不是!花錢送妳去上學可不是為了聽妳講這些沒經大腦思考的笨話!

       「真的。」媽媽在一旁附和爸爸。她一向沒什麼主見。

       花錢『送』我去上學? 這份禮物我可以不『收』嗎? 我又沒說我要去上學,當初是你們在沒跟我討論的情況下,擅自幫我決定的。信不信由你,學校教的東西,我在網路上也能查到。我重新打開音樂,讓身體與音符接軌:「還有,我剛剛都說功課很白癡了,你們還堅持要我把時間花在白癡的事情上面,是為了成績排名嗎? 那個排名到底能幹嘛啊?

       我沒有講的是,有好多同學都在考試的時候作弊。那些成績單根本不能代表什麼。

       反正,只要我的實力會跟著我就好,至於那些紙上分數就免了。

       「妳在說什麼? 花錢養妳是為了聽妳講這些自以為是的話嗎?」爸爸再次關掉我的音樂,義正嚴詞的問道。

       「不然是為了什麼?」我忍住把音樂開到最大聲的衝動。

       「是為了栽培妳。」媽媽。

       「我現在就在栽培自己的前途了啊。所以把音樂打開讓我跳舞吧。」我雙手比YA。

       「妳栽培個屁啦! 妳的舞有好到可以當飯吃?」爸爸的口吻充滿著不屑。每一件他自己辦不到的事,就會認為別人也辦不到。

       「任何領域,如果沒有努力去精進它,那它就不會變成個人本領。不管一個人多有天分,如果沒有本領,那就無法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我拿起連在電腦上的iPod,搜尋著音樂,說:「跳舞的才能是我與生俱來的天賦,而爸爸你正在阻止我拓展可以使我發光的領域。

       「幫妳還害妳都搞不清楚! 妳有辦法自力更生了嗎? 妳有能力養活自己了嗎? 跳舞能當飯吃?!」爸爸怒了,我不知道他在怒什麼。但是跳舞確實可以當飯吃,爸爸活了這麼大把年紀竟然還看不出如此客觀的事實。

       其實,我很不喜歡爸爸隨意幫我做決定,然後又認為我沒有達到他的期待就一定是我的問題。

       花錢送妳去上學不是為了聽妳講笨話、花錢養妳不是為了聽妳講自以為是的話,我花了錢,所以妳應該叭啦叭啦叭啦.....,類似像這樣的句子,爸爸時常表露出他養我背後的目的不完全是出自愛,其中包含著非常強烈的控制成份。

       當然,爸是不會承認的。

       也許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吧。

       「孟婷,不然妳下次就考好一點。證明給爸爸媽媽看,如此一來,他們就會相信妳了。」姐姐假裝提議,事實上是想幫爸媽解圍。顯然,她已經讀到我下一句話要說的是什麼。

       姐知道大人有面子問題,也知道如果我講了某些話會觸怒爸媽。

       雖然我不是很在乎,但姐姐不喜歡家庭氣氛被搞糟。

       「是啊,如果妳的大考能考好一次,只要擠進前十名。我們就相信妳講的話。」媽媽點頭贊成。

       「好吧! 那如果我這次大考進到前十名,以後就不要再管我跳舞的事。」雖然不想浪費時間做無聊的功課,但是我認為這是不錯的交易。

       「要我們不管妳跳舞,那妳要變成第一名才行。」爸爸特別在"一"的地方加重語氣。有時候,大人還真是放不下虛榮心啊。

       「一言為定!」我爽快答應。

 

 


 

 

       隔天早上,房間的螞蟻全部都不見了。

       我拿了一包餅乾,匆匆的跑下樓。

       「要去哪裡?」媽媽正在做菜,背對著我。

       「孟婷要去公園赴約,對不對?」我才要回答,就被正在擦地板的姐姐搶先一步。

       「正解!」我豎起大拇指。

       「沒錯! 我是正姐。」姐拋了一個頑皮的媚眼,她的微笑帶著足以啟動三座工廠的電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