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風011  

       位於流星高中的正南邊,經過一條不算好走的林間小道,最終會來到一棟老舊的三層樓房屋;房子歪斜的結構完美襯托牆上脫落的水泥磚塊,這個充滿鬼故事的地方就是被學生們稱作「破屋」的流星高中外租宿舍。

       一、二樓各有三間雙人房並排,三樓則是由一間雙人房和一間單人房;單以房間計算,可以住十五個人。

       這棟外宿"幾乎"跟學校官網提供的照片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是照片與現場看到的宿舍對比,彷彿差了八百年的歷史。

       「幹! 再修圖啊! 馬的勒!」瘋狗繞著房屋走了一圈又一圈,觀賞著這棟簡陋異常的巨型藝術品。

       今年,必須完成統一黑三角的夢想。而新計畫的藍圖,就在從這裡開始吧! 瘋狗心想。

       一根菸,隨著瘋狗心中的熊熊烈火同時被點燃。

       拎著書包和簡單的行李,瘋狗踏進了破屋之中。

 

 


 

 

       「唉呀! 真是一場惡夢......」火鳥回到家裡,覺得疲憊不堪。

       火鳥根本搞不清楚剛剛的約會是怎麼結束的,在他的印象中,就是一直扮演回答問題的角色,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點頭跟傻笑,還有偷看琳娜,但是琳娜對他卻沒什麼回應。

       一直到快要收尾了,火鳥才知道實際跟他約會的女生叫品秀。

       火鳥看著五分鐘前,品秀傳來的簡訊如果還有榮幸跟你一起吃飯,我會很高興的。你下禮拜有空嗎?

       「還吃飯喔? 我瘋了才找妳!」火鳥把手機往床上一丟,不料手機才剛離手就響起了鈴聲。

       火鳥一個神反應,彎下腰攔截了還沒碰到床單的手機。

       「誰啊?」

       「你老大。」手機的另一邊傳來瘋狗粗暴又低沉的聲音:「有沒有想要住到破屋? 一個月2500,不含水電,我們可以合付。兩人一間。這算很便宜了。」

       「外宿喔? 也太突然了吧! 現在都開學了你才問,不會嫌晚嗎?」火鳥雖然也有點想跟瘋狗住在一起增加兄弟情感,但是他不想放棄在自己房間打手槍的美好時光。

       「會給你時間打手槍啦!」瘋狗笑了。三年以上的朋友不是當假的。

       「我又沒說是因為打手槍的關係......」靠夭! 怎麼會被識破?! 火鳥傻眼。

       「好吧! 不來就算了,我們住二樓,三樓有個漂亮的姐姐。看來我只好再找別人。

       「ㄟ幹! 此話當真! 她是單身嗎?」火鳥眼睛一亮,彷彿看見生命中的全新曙光。

       「我哪知,但她是一個人住。」

       「我搬! 留位子給我! 我明天就搬過去!」

       就這樣,結束了愉快的對話,火鳥打開電腦遊戲,打算好好的慶祝一番。

       儘管,目前唯一確定的是搬到外宿。不過這對火鳥而言已具足充分的慶祝價值。

       「三十二個玩家是嗎? 哼哼! 看老子今天怎麼教訓你們!」盯著電腦銀幕,火鳥折了折手指,吐了一口長氣。

       一瞬間,房間只剩下滑鼠和鍵盤的聲音。

       有些人說,只有當一個人跟線上遊戲獨處的時候,才能看出他的真實面貌。

       即使是平常看似平靜的人,在玩線上遊戲的時候,都可能突然變得極度的暴躁。

       面對遊戲中的挫敗、失控,有些玩家會對著電腦叫囂,有些則會以痛揍鍵盤的方式來彌補心中的不平。

       神奇的是,火鳥完全相反。

       平時髒話連篇的火鳥,只要一專注於線上遊戲,他就變了一個人。

       異常的安靜,異常的平穩,就像水流一樣。

       沒有多餘的情緒,沒有多餘的髒話,不浪費多餘的體力;連按鍵盤和滑鼠的的動作都變得極度的輕柔。

       火鳥成為了遊戲的支配者,而不是讓遊戲支配他的情緒。

       四十分鐘過去,火鳥獲得了意料中的勝利。

       「幹! 早就說過你們這些廢柴不是我的對手! Motherfucker!」抽離遊戲,火鳥說了這四十分鐘以來的第一句髒話。

       關掉視窗,火鳥滿意的點了根菸。

       經過短暫的吞雲吐霧,火鳥將香菸直接熄在吃剩的泡麵桶上。

       褲子一脫,火鳥抽了幾張衛生紙,開始在線上尋覓適合他口味的A片。

       火鳥總是要花一、兩個小時在找A片,因為他的標準很嚴格。

       AV女優的長相要精挑細選,叫聲要細選,背景故事也要細選;其中只要有「一項」是火鳥無法接受的,別說是射精了,他根本硬不起來。

       AV女優的長相至少要有90%以上是他中意的樣子,身材要玲瓏有緻,而身體上也不可以有太多的痘痘、紋路或斑點。

       至於叫聲,不可以叫得太假。或者應該說,不可以讓火鳥覺得叫得太假;畢竟,他根本沒有判斷的經驗。

       而背景故事,最好不要有太多廢話或前戲,直接跳到「重點」才是最棒的。AV男優出現的畫面不可以占超過全片的七分之一。他不想打手槍的時候,一直看到AV男優的特寫,特別是臉部。

       同樣的A片,不可以看超過三遍,會膩。

       所以基本上,火鳥只會在線上找A片,而不會存到電腦。

       打完手槍,躺在床上倒頭就睡。

       睡完一覺起來又繼續找下一部A片,然後打手槍。

       這,就是火鳥的日常生活;電玩搭配著重口味的A片。

       當然,跟其他所有同類型的人一樣,火鳥並非一開始就是這副德行。

       很多事情,都是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潛移默化的結果......

 

 

       最早,火鳥的家裡只有一台電腦。那是他爸爸專用的。

       「爸,我什麼時候才可以用電腦?」

       「等你上了國中再說。」

       小學五年級,那是火鳥第一次對性愛感到好奇的時期。

       火鳥正在家裡和家人觀賞一部愛情電影,原本還看得好好的,直到一雙手突然擋在他的眼前。

       當時,劇中出現情侶互相擁吻、撲倒彼此的煽情畫面,火鳥的媽媽在第一次時間遮住了火鳥的眼睛。

       「媽! 妳幹嘛? 為什麼只有妳能看? 我也要看!」火鳥閃躲著媽媽的大手,卻只能從指縫窺見一絲絲的線索。

       「小孩子看什麼看! 沒什麼好看的!」媽媽也懶得解釋,她對這方面的觀念一向保守。

       「沒什麼好看就讓我看啊! 妳為什麼都自己看!」火鳥對媽媽的行為不是很高興。

       媽媽的舉動不只沒有阻止火鳥,反而勾起了他心中更大的好奇心。

       電影總會有重播的時候,媽媽也不可隨時都在火鳥的身旁遮他眼睛。

       幾個禮拜後,媽媽在廚房裡忙著做菜,而火鳥在客廳裡再次看到了上次沒看到的電影片段。火鳥迅速將電視轉成了靜音。

       看著電視機裡的男女又抱又親,火鳥並不明白這些動作的意義,更不瞭解為何媽媽不讓他觀賞。

       直到有一天,他無意間看見了爸媽在房間親熱的畫面。

       棉被裡的兩人,上下蠕動著。

       還說沒什麼好看的! 原來大人自己也會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啊!

       「你們在幹嘛啊?」火鳥太過驚訝,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喂......兒子站在門口!

       「看什麼看! 走開! 」

       爸爸的斥喝聲讓火鳥嚇得逃離了房間門口。

       隔天,爸媽也裝作完全沒這回事的樣子。

       「是不是做夢了? 你看錯了吧。」媽媽敷衍的回答。

       「我沒有作夢!」火鳥有些生氣。爸媽平常一直說要對人要誠實,但是他們自己卻一點都不誠實。

       不管火鳥怎麼問,家人就是一個勁的轉移話題,不然就用作夢當成藉口帶過。

       直到火鳥停止發問,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事情卻沒有結束。

       埋在火鳥心中的問號,沒有解決。

 

       「你不懂喔? 來來來! 打這支電話你就會懂了啦!」

       學校裡,同學好心的把情色電話的號碼塞給了火鳥。

       「我都趁家裡沒人的時候打這支電話,很過癮的。哈哈哈!」

       「打了電話就會得到答案嗎?」看著手裡的號碼,火鳥開心的笑了:「謝謝你!」

       既然爸媽不肯告訴我答案,那我就自己找吧!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火鳥打了人生中的第一通情色電話。

       而這,也讓火鳥用耳朵認識了小楓,那是電話另一頭的姐姐的暱稱。

       「我可以叫你老公嗎? 還是你喜歡別的暱稱?」小楓的聲音很溫柔,很好聽。

       「老公?」那不是媽媽對爸爸的稱呼嗎? 火鳥心中一驚。

       「老公~ 你褲子脫掉了嗎?」

       「嗯? 脫褲子?」火鳥以為自己沒聽清楚。

       「我要開始服侍你嘍~ 我現在蹲在你前面......哇......你已經這麼大了啊! 嗯哼~ 啊哼~」電話的另一頭發出一連串火鳥沒聽過的聲音。

       火鳥沒有打斷小楓的節奏,只是默默的聽了三分鐘。

       儘管火鳥不明白這些叫聲的意義,但他覺得這聲音聽起來還不壞。

       「老公~ 我幫你含得還舒服嗎?」小楓認真的表演著,至少在聲音上顯得很賣力:「你的好大、好硬! 好燙喔! 要進來了嗎? 我現在就把腿張開。」

       「什麼東西好硬?」火鳥還沒進入狀況,問:「我要脫褲子了嗎?」

       「你還沒脫褲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有那麼一瞬間,火鳥感覺小楓的音調和跟剛剛叫的時候完全不同。

       「對阿。腿張開要幹嘛? 我要進去哪裡?」

       「這是新的惡作劇還是甚麼?」

       「不是惡作劇。」火鳥感到一頭霧水。他不知道電話的另一頭也有相同的感覺。

       「喂! 小朋友,你是第一次打情色電話嗎?」

       「嗯。」

       「唉......真是的。你有沒有打過手槍?」

       「那是什麼?」

       「等等......讓我想一下......這要怎麼講啊......」電話的另一頭陷入沉思。

       火鳥感到一絲絲的興奮,看來他所尋找的答案就要浮出水面了。

       過了一回兒,對方說道:「還是你要跟姐姐聊天? 我們可以聊一般的話題。」

       「我們已經在聊天了啊! 不過,妳可不可以教我打手槍? 還有剛剛那些叫聲是怎麼回事? 姐姐,教教我吧! 拜託妳了!」火鳥不希望這個大姐姐也像他父母一樣轉移話題。

       「唉唷! 真是的! 好吧,你找個沒人的地方,然後把門鎖上。我跟你講講打手槍是怎麼回事。」小楓閉上眼睛,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

       那一天,火鳥打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手槍。

       那也是第一次,他品嚐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滿足。

       難以言喻的幸福和喜悅交錯、重疊著,讓他的身體也跟著顫抖。

       「白白的......」火鳥驚訝的看的地上的白色液體,覺得自己做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噗! 好不好玩?」小楓顆顆的笑了起來。

       從那天之後,火鳥每個禮拜都會定時打電話給小楓姐姐,多半是瞎聊。

       他喜歡聽小楓姐姐的聲音。

       「我......我也可以叫妳老婆嗎?」火鳥鼓起勇氣,害羞的問。

       「當然可以呀! 老公想叫我什麼都可以!」小楓很乾脆。

       「那我們今天要聊什麼?」

       「來聊藝人的八卦吧!」

       小楓是個話多的人,比起平常對著電話叫到喉嚨發痛,她更喜歡跟火鳥瞎聊。

       每次只要接到是火鳥,她就鬆了一口氣。

       光陰飛逝,火鳥升上了國一。

       「不行喔,今天小楓現在在接別的電話,你要不要先跟別人聊聊,我們這邊有很多姐姐......」

       「我不要別的姐姐,我只要小楓姐姐。」火鳥堅持。

       小楓,那是火鳥的初戀對象,即使他根本沒見過對方。

       小楓姐姐會是長什麼樣子呢? 火鳥時常花一整天幻想著、傻笑著。

       國一的火鳥,在房間有了自己的電腦,這使他不難發現情色網站的存在。

       儘管如此,他總是跟A片擦身而過。

       「您滿十八歲了嗎? 沒有......所以是要點選叉叉嗎?」

       火鳥對情色網站並不是太好奇,因為他已經有了小楓姐姐,還有數不清的電玩可以下載。

       他愛小楓姐姐,小楓姐姐也愛他,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幸福的事呢?

       直到有一天,在同學的推薦下,火鳥利用電腦課的下課,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A片。

       這......這是?!

       在片中,火鳥首次把AV女優的叫聲和小楓姐姐第一次接他電話時所發出的聲音給接在一起。

       「原來是這麼回事......」火鳥臉紅心跳。

       「幹嘛? 你第一次看A片喔?」同學對火鳥的反應感到好笑。

       「其實......我老婆之前也有對我這樣叫過。哈哈哈!」火鳥搔著頭髮,傻笑。

       「老婆? 屁勒!」

       就在火鳥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故事講給班上同學聽之後,同學們各個笑得人仰馬翻。

       「哈哈哈! 喂! 你們聽到了沒? 他說他老婆是情色電話的接線生!」同學指著火鳥的鼻子狂笑。

       「有什麼好笑的! 這是我們的愛情! 她都稱呼我老公!」火鳥不懂笑點在哪裡,但他不喜歡同學取笑他老婆的態度。

       「你是白癡嗎? 她會叫每個接他電話的人老公,那是她的工作。她的工作就是像個騷貨一樣的亂叫,就像你在A片裡看到的那樣......

       「我不准你們講我老婆的壞話!」

       「那我講你老婆的事實總可以吧?」

       「砰!」火鳥一拳砸在那位同學的臉上,同學吃痛退後。

       看到這一幕,全班都安靜了。

       「誰膽敢再說我老婆的壞話,我就揍誰!」火鳥瞪大了眼睛,顫抖的聲音夾雜憤怒。

       那一天,火鳥打人了;而他打的對象,正好是被國二學長罩的學弟。

       這一拳,正式為火鳥開啟了麻煩之路的大門。

       火鳥打人的同一天,他被叫到了老師辦公室。

       老師在訓話,火鳥卻沒聽進任何一個字。他的心裡想著別的事。

       儘管最後是被老師放走了,屬於火鳥的考驗卻沒有結束。

       「最近的電話費用怎麼這麼高? 這是什麼號碼?」

       回到家裡,火鳥的母親將帳單丟給火鳥,要火鳥解釋清楚。

       在經過火鳥誠實的解釋之後,他的臉迎接了來自媽媽火辣辣的一巴掌。

       「你以後不准再打這支電話了! 聽到沒!」

       誰會想到呢? 如果當初媽媽有在適當的時間點給予火鳥正確的兩性觀念和性教育,而不是選擇在第一時間遮住火鳥的眼睛,且持續逃避有關於這方面的話題,也許後面這些事情根本不會發生。

       當天晚上,火鳥輾轉難眠。

       無法進入夢鄉的火鳥偷偷摸摸的爬了起來,撥打了情色電話給他的愛人,只為了確認一件事。

       「這還用問,我當然愛你呀!老公~」即使聽到小楓撒嬌般的回答,火鳥依舊無法放心。

       「那我可不可以約妳見面?」

       「嘻嘻,終於想要了嗎?」小楓壞笑,說:「看你今天那麼猴急,那我到你下面嘍?」

       「不是這種的,我是認真想跟妳見面,我們是愛人關係,但卻沒看過彼此。」火鳥說話的時候,下意識露出了自我嘲諷的表情。

       「見面? 你不是認真的吧!」小楓荒謬的笑道:「聽好,這只是我的工作,不是我的交友圈。更何況你根本沒見過我。」

       「那我們約出來見面吧。我會是一個好男人的。我愛的是妳!」

       「小弟弟! 你根本不懂什麼是愛! 瘋了吧!」小楓感到莫名其妙,火鳥的態度讓她想起了之前在一起過的瘋狂情人。那不是什麼太愉快的回憶。

       「那妳教我啊! 教我愛是什麼!」火鳥有些生氣,但更多的是心痛。

       「天啊......以後別指定要我啦!隨著小楓掛上的電話,火鳥的心也碎成了好幾片。

       但最糟糕的還不是失戀......

 

       「就是你昨天打我學弟喔? 找死啊!」

       在學校,火鳥開始被學長們霸凌,每天被迫支付保護費。

       如果不付錢,就會挨揍。

       火鳥沒有把這件事告訴爸媽,不只因為他認為家人處理不來。更重要的是,他討厭虛偽的家人,不想再跟這些人有什麼交流。

       「有沒有滿十八歲? 會點進這個網站的人就不會再出去了啦! 幹!」火鳥對著情色網站叫囂。除了電玩,他也開始沉迷於A片的世界。

       有關性愛的話題,火鳥不想再跟同學討論,因為怕被嘲笑。他也不願跟家人討論,因為家人都是騙子。他只想在A片的世界中,獨自摸索著答案。

       不過,由於火鳥就對性愛相關的資訊幾乎一無所知,而A片網站的影片生態又是如此的多采多姿,以至於他從未有機會認識到眾多影片中的哪些類型才是自然的做愛方式。他以為每一種都值得參考,這就是為何在A片的洗腦下,他逐漸對性愛的想法出現了偏差。

       隨著時間的推移,火鳥在A片的視覺上要求也越來越重鹹。

       「可惡! 可惡! 竟敢欺騙我!」看著AV女優,火鳥用力打著手槍,意淫著小楓姐姐。即使根本沒見過這個人。

       不管火鳥用甚麼方法掩飾,他依然對不曾謀面的小楓存在著情感。這一點,連火鳥自己都沒注意到。

       某一天,火鳥的媽媽用鑰匙硬性打開了火鳥的房間,看到了來不及穿褲子的火鳥,以及正在撥放的重鹹A片。

       「你瘋了吧! 竟敢給我偷看這些噁心的東西!」媽媽生氣的把直接動手把電腦強制關機。

       「幹! 這樣電腦會壞掉啦! 什麼叫噁心的東西?! 妳敢說妳沒做過這些事!」火鳥穿起褲子,既憤怒又羞愧的咆嘯著。

       「吼什麼吼! 你對你媽說話是這種態度嗎?! 我要把你的電腦搬到客廳,刪掉你所有的電玩和A片。你以後要做報告什麼的,到客廳來做!」媽媽開始拔掉電腦的插頭,而火鳥,只是站在旁邊看。想說點什麼,但卻說不出口。

       一下子少了電玩跟A片,火鳥的生活失去了某種重心。

       逐漸的,沒有地方可以發洩的火鳥,在學校染上了暴力,而那些勒索他的學長們則成為他發洩的新出口。

       儘管一開始,火鳥總是被修理得很慘,但是他想打趴學長的決心遠遠的壓過每次肉體所吃下去的痛楚。

       只是,要比身高,火鳥不如學長;要比拳頭的威力,火鳥也不如學長;要比手臂的長度(攻擊的距離),火鳥也不如學長;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取得優勢呢? 火鳥思索著戰勝學長的其他可能性。

       第一個跳進火鳥腦中的靈感是攜帶武器,但是他不希望自己打贏的時候,周遭的人都嘲笑他是使用道具。

       於是,第二個靈感跳進火鳥的腦中;既然力氣和防禦能力都比對方弱,那就提升自己的閃避能力吧!

       在吃過無數次的敗仗之後,火鳥終於在學長揮拳的軌跡中抓到閃避拳頭的訣竅。

       學長的體力不佳是他的罩門,而火鳥看準了這一點,用閃躲的方式一點一滴的消耗學長的體力。

       最終,火鳥趁學長喘氣的時候,將學長揍倒在地;一拳、一拳、又一拳!

       「你再跟我拿一次錢試試看啊! 馬的!」火鳥打倒了高年級的學長,消息一下子在學校傳開了。

       你打不到我,但我卻打得到你;這演變成火鳥後期打架的致勝關鍵,因為他是閃躲王。

       原本,火鳥只是不爽自己有事沒事就被高年級的學長勒索

       但是,在沒有A片、沒有電玩的情況下,火鳥的性格變得越來越暴力,因為暴力是他發洩壓力的出口。

       火鳥開始欺負其他學生,並且從他們身上拿錢,想把過去被學長們A的保護費賺回來;就像當初學長對他做的一樣。

       一整年下來,學校的左半邊變成了火鳥的勢力;而學校的右半邊,則成為了瘋狗的地盤。

       距離這兩個人的相遇,只是時間的問題......

 

       當火鳥被允許可以在房間看A片的時候,他已經是高中生了。

       可是,正常做愛的A片再也滿足不了火鳥的慾望,他需要看「童年的口味」才行,那對他而言才是道地的A片......

 

 

       「煩死了,現在的A片越來越難看了。」電腦裡的激情還在升溫,火鳥卻懶得觀賞。

       火鳥一面思考著滿足自己的新點子,一面打開了另一個視窗,連結到情色小說網站。

       「也許一邊看情色的文章,一邊播放A片的聲音呢? 我真他媽的是個天才!」火鳥尋找著合他口味的黃色小說,興奮的自言自語。

       然而,就在火鳥找到令他滿意的色情文章,他才發現這個計畫並不如預期般的來勁。

       情色的文字有故事上的鋪成,如果沒有按照故事軸去品嘗,得到的後勁則很有限;換句話說,即使AV女優的聲音還OK,但是跟情色小說卻有搭配上的障礙。

       A片的聲音顯得吵雜又多餘,無法對應到文章的起承轉合。

       突然間,火鳥想起了小楓。

       想當初,第一次打手槍的時候也是在沒有任何畫面的情況下,透過小楓的故事敘述和叫聲來讓自己爽快的。

       當時是怎麼辦到的? 這就是重點。

       火鳥領悟到,故事已經有了,叫聲也有了,他真正缺少的,是一個說故事的人啊!

       如果有小楓在一旁朗讀色情故事,然後在高潮處叫個幾聲,那他就可以在全程閉眼的情況下,享受打手槍的滋味,而不是盯著電腦看。

       「等等! 我該不會要自己上吧!」一想到自己也可以唸故事,火鳥就瘋狂的大笑了一分多鐘。

       平靜之後,火鳥決定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搞不好第一個這樣搞的,火鳥是宇宙第一人。

       拿起手機,為了這個偉大的計畫,火鳥決定自己進行錄音的工作!

       儘管家裡沒有別人,火鳥還是忍不住心虛的左顧右盼了一般,然後清了清嗓子。

       除了玩線上遊戲,火鳥從來沒有這麼認真過,他盡可能的保持清晰的口吻,帶著情感朗讀情色小說,然後在故事的高潮處,播放A片的淫聲。等火鳥覺得聲音夠了,他就按下暫停,進入下一段的朗讀。

       雖然,火鳥不會寫情色小說。

       雖然,火鳥沒有拍過A片。

       雖然,火鳥平常沒有閱讀的習慣。

       但是在今天,他把這三項綜合在一起,而且做得挺不錯的。

       火鳥非常滿意他的作品,竊喜不已。

       「啊......今天又過了一天......」

       錄完音,火鳥心滿意足的伸了一個懶腰,回想著今天做過的事。

       除了早上跟網友見面,回到家裡大部分的時間也都是一直在玩電玩和看A片,每天重複著差不多的日子。

       今天稍微有做了些不同的事情,感覺挺不錯的。

       之後搬去跟瘋狗住,生活也會變得更充實吧?

       「哇靠! 三小啊!」電腦突然切換成黑色的銀幕,還沒反應過來,火鳥就被銀幕上鼻青臉腫的自己給嚇了一跳。

       這張臉,一哥拳頭的傑作。

       火鳥身為瘋狗浪的主要戰力之一,跟他實戰過的強敵也不少。

       火鳥在戰鬥中看過各種不同情緒的面孔;憤怒、恐懼、挫折、忌妒、絕望、掙扎、怨恨。

       但是,像一哥那麼討人厭表情,火鳥還真是頭一次見到。

       一哥跟火鳥打架的時候,那一抹該死的微笑從頭掛到尾,即使被拳頭打到,一哥也沒有收起笑臉。

       火鳥認為自己跟瘋狗一直不斷的變強,而其他兄弟們總是被他們倆拋在腦後。

       在這種情況下,火鳥打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會輸給這種小丑般的角色。

       那小子到底在笑什麼! 看不起人是不是?! 火鳥心中無名起火。

       「馬的! 還浪費了我一個早上跟豬約會! 幹!」火鳥隨意遷怒,但話才剛說完,就看見鏡中那位臉腫得跟豬頭一樣的自己。腫起來的部分還因為塗抹的藥膏而顯得特別的油亮。

       托品秀的福,自從上了藥膏之後,火鳥的臉幾乎沒那麼痛了。

      「哼......雖然她很肥,不過也算是善類。」火鳥反覆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又看了看品秀傳來的簡訊。

 

 


 

 

       晚上八點整,剛洗完澡的品秀,發現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那是,來自火鳥的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