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風010  

        假日,人來人往的捷運站,幾乎每個進出的年輕人都穿著一樣的紫羅蘭襯衫,不忘將黑色帽子反戴。

       自從電影<落日英雄>上映之後,很多人都想模仿電影中英雄團體的形象,不知不覺這種紫衣黑帽的穿搭成了潮流的一部分。

       為了跟上其他年輕人的腳步,為了跟上這股潮流,為了不要成為眾人眼中「落後」的那一個,大部分的年輕小夥子說什麼都要收集這兩種基本配備:紫色襯衫和黑色毛帽。

       不意外的,有在賣這兩種配備的服飾店在這股風潮中得到了最大的獲利。

 

       站在捷運站的門口旁邊,有個很想抽菸,卻又不敢拿菸,對愛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同時等待著愛情到來的男人。

       今天,是火鳥的約會之日。他提早了整整二十分鐘就到赴約的地點。

       然而,火鳥卻開心不起來,他的心情錯綜複雜。

       先不說他那張腫得跟豬頭一樣,深怕被認識的人認出來的臉。

       先不說每個經過火鳥的路人,瞥見他時所露出的嫌噁表情。先不說這些。

       看著捷運站進進出出的年輕人,火鳥發現自己是少數幾個完全沒有跟上這次流行的人。他不是不懂潮流,只是不懂為什麼潮流切換的速度比他打工賺錢的速度還要快。為了買學校的便當,火鳥已經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買新衣服了。

       「馬的,我像個邊緣人......」

       就在火鳥小聲抱怨的同時,他注意到有兩個一胖一瘦的女學生站他的對面。

       這兩個女生,也沒有跟上這次的流行。

       真是兩個土包子......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 看三小啦? 火鳥心裡發著牢騷。

       不料,那兩個女生竟然朝火鳥走了過來。

       「請......請問你是火鳥嗎?」比較瘦小的女生首先開口。

       「我是啊。」火鳥感到吃驚。難道她們就是我在等的人?

       火鳥稍微打量一下眼前發問的女生;整體的比例是屬於嬌小型,那種單純又甜美的長相應該可以算是半個正妹。

       火鳥覺得自己賺到了,他沒想到今天約會的對象竟然這麼可愛! 燃燒吧火鳥!

       我叫琳娜,你好。琳娜吐了吐舌頭,指著身旁的朋友說道:我們......不,我朋友是今天要跟你約會的人,我只是陪她。她叫品秀。」

       火鳥將視線轉向那位肩膀比他還寬大兩倍的女生,一道無形落雷劈在他的頭上。

       「你好。今天......還請多多指教。」品秀的聲音有些彆扭,也有些不自在。這是她第一次與網友見面。

       「你的臉還好嗎? 好像很嚴重。」品秀關心的問,火鳥卻沒有回答,他忙著導電。

       品秀和琳娜互看了一眼,不懂火鳥在定格什麼。

       「我們現在要先去吃冰淇淋嗎? 我們就在冰山美人聊天吧。」品秀提醒道。這是昨晚在線上最後的結論。

       「喔! 哈哈! 請多多指教!」火鳥抓頭,後知後覺的回答了上上上一個問題。

 

       冰山美人,這是冰淇淋館的名字。

       掛在店門口的招牌幽默的寫著:只要在冰山美人,什麼口味的冰淇淋都能找到,唯獨冰山美人找不到;除非妳就是。

       老闆娘對冰淇淋極度熱愛,在品味異國風情的冰淇淋之後,她決定自己學習做冰淇淋,並且跟老公開了一家小型的冰淇淋店。不過,這裡跟別的冰淇淋店不同的地方是,老闆娘總是喜歡不定時的研發新口味的冰淇淋,開創嶄新又多元化的風格。她每個月都會固定更換冰淇淋的配方和口味,除了主打的top10冰淇淋之外,其他的口味都不會重覆到,這讓冰山美人成為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地方,也讓這裡飽受年輕人的愛戴。

       不知不覺,這家冰淇淋小店越做越大,僅僅花了一年的時間,小小的冰淇淋店面就變成了擁有兩層樓的冰淇淋館;也就是冰山美人。

 

       自動門打開,火鳥一行人走進冰山美人。

       火鳥發現幾乎每個年輕人都有跟上流行的風潮,這整個畫面更是突顯自己像個過氣的醜男,那種感覺真的很想死。

       火鳥刻意選了一個最角落的位置,搭配著他現在不想遇到熟人的心境。

       「要不要我幫你擦點藥? 可以消腫喔。」品秀拿出消腫藥膏,關心的問。

       「嗯。」火鳥心不在焉的回答,心中抱怨聲不斷。

       搞屁啊......一眼就可以看出這個跟不上流行的大胖女只是個膚淺的廢物。昨晚竟敢占用老子的時間跟妳對話,還講了那麼久?

       不過,比起這隻肥豬......更重要的是,我該如何對琳娜解釋我沒跟上流行的事呢? 不能讓她知道我沒錢,我得用別的方法。衣服正好在洗? 我的帽子被風吹掉了? 煩死了,我到底該怎麼講會比較有說服力?

       火鳥煩惱著該如何為自己辯解,他不想在琳娜面前表現得像個廢物。

       但是琳娜的發表卻在火鳥的意料之外。

       「現在是複製人大軍進擊了是不是?」琳娜對這股流行的風潮不以為然,調侃的說道

       「電影的關係吧。人總是喜歡模仿自己嚮往的明星或偶像,這就是為什麼商家喜歡找名人代言打廣告,而不是找平凡的我們。」品秀笑著回答。

       「不過,即使穿的、用的、吃的都跟名人一樣,你還是你,他還是他,根本不會改變什麼,不是嗎? 我覺得現代人真的笨得無可救藥耶! 潮流都是騙人的,現在流行這個,過一陣子又流行那個,根本沒完沒了。你說流行就流行啊! 都給他們決定就好啦! 一直跟隨流行的人,如果不是腦袋裝屎,就是眼睛沾到屎。」琳娜聳肩,不屑地搖頭。

       對於琳娜的態度和用詞,火鳥驚訝萬分。

       這個長相清純可愛的小女生,講起話來竟然這麼粗俗?!

       「琳娜的意思是,會一直跟隨潮流的年輕人,如果不是對流行的騙局沒有洞見,就是盲目跟隨大眾腳步。」品秀一邊翻譯著琳娜的話,一邊塗著藥膏。

       「妳在幹嘛?」臉被藥膏碰到的瞬間,火鳥嚇了一跳。

       「這是消腫藥膏。」品秀微笑,說道:「等一下臉會有一點涼涼的喔。」

       消腫? 妳這肥豬比我更需要消腫吧? 火鳥暗笑。

       「等等,妳怎麼會隨身攜帶醫療箱啊?」火鳥突然注意到品秀腿上的小小醫療箱。在這之前,他的重心一直放在琳娜身上。

       「我是護士,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一直是我喜歡做的事情,所以我才會隨身攜帶醫療箱。」品秀的眼神流露出對自己工作的熱愛。

       「喂喂喂喂喂! 一開始約會就這麼曖昧,這樣不太好吧!」琳娜用手肘輕碰著品秀,不懷好意的笑道。

       「為什麼要一次說五個喂? 第一次聽到妳這樣耶。」

       「這是最近的流行用語啦! 妳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太落後嘍!」琳娜睜大眼睛。

       「還說我呢! 妳剛剛才說跟流行的人是什麼?」品秀瞇起眼睛。

       「這不一樣啦......流行用語又不用花錢......」

       「那對於有錢人來說,跟隨潮流也不算盲從嘍?」品秀科科的笑了起來。

       「好啦好啦! 真說不過妳!」琳娜搔頭。

       品秀吃著剛送來的藍莓巧克力起司冰淇淋,看著火鳥問道:「不好意思,我們自己聊起來了。還沒問呢! 你的興趣是什麼? 平常都做什麼當消遣?」

       「我嗎? 玩電腦、打電動。」火鳥一開口就發現自己說錯話了,雖然只有一秒,但他瞥見琳娜的眉頭皺了一下。

       也是,誰會對玩電動的宅男有好感呢? 火鳥心想。

       然而,火鳥沒注意的是,當他說出「打電動」三個字的時候,他的心中竟浮現出莫名的罪惡感;而這份罪惡感甚至早於琳娜的皺眉。

       「是喔! 我有時候也愛玩電動耶。你最愛玩的遊戲是什麼?」品秀不在意火鳥的愛好,興致勃勃的問。

       「<打破矩陣>。」火鳥快速的回答。但實際上,他最愛玩的其實是宇宙貪吃龍;那是一個類似貪吃蛇的遊戲,由立體動畫呈現。

       有別於一般的貪吃蛇,宇宙貪吃龍的場地規模大得不可思議,從森林到城市、地心文明到海底世界,在遊戲中似乎有一整顆星球的大小。移動方式為上下左右前後,可跳躍、翻轉、游泳、鑽地和飛行。能吃的食物將近1000種,不同的食物會提供玩家不同的效果。比如吃菠菜會變壯,吃水果會變快,喝椰奶可以穿越障礙物,巧克力吃太多則會減速。

       宇宙貪吃龍曾一度掀起全球性的熱潮。但是,自從去年被排上網路票選的<十大幼稚遊戲>榜首之後,火鳥就再也摸過貪吃龍,甚至沒提過它。

       「<打破矩陣>嗎? 那個我還沒玩過。我最愛玩的是宇宙貪吃龍! 都玩不膩呢!」品秀露出純真燦爛的笑容。

       「那不是<十大幼稚遊戲>之一嗎? 原來妳會玩那個喔!」琳娜大力地拍著品秀的肩膀,哈哈大笑。

       長不大的小孩才玩那個!」火鳥也跟著附和。即使心中因找到同好而竊喜不已,但是在琳娜面前,他不敢表露出來。

       「也許吧,不過如果你們有玩過那個遊戲,你們會知道貪吃龍的遊戲製作團隊很用心思喔。」面對琳娜和火鳥的嘲笑,品秀也沒有生氣。

       「親愛的品秀啊......人都要長大的嘛!」琳娜用湯匙挖起豆花紅豆冰淇淋,繼續道:「大部分的遊戲製作團隊都很用心,這根本不能改變什麼。幼稚就是幼稚,幼稚鬼才玩幼稚的電玩。」

       聽到琳娜的調侃,火鳥更是不敢承認自己也愛玩宇宙貪吃龍,只能在一旁點頭。

       「親愛的琳娜,讓別人來決定我們該穿什麼跟讓別人來決定我們該玩什麼,有什麼差別呢? 妳不覺得這也算是另外一種『跟隨流行』的方式嗎?」被品秀這麼一問,琳娜整個愣住了。

       「先不說這個幼稚排行榜有沒有意義,但是要做排名,卻沒有問過每個人的意見,這真的準確嗎? 扣掉沒有參與投票的人,在投票的人當中,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玩過宇宙貪吃龍。很少有人會覺得自己玩的遊戲幼稚,所以自然會把這一票投給自己不想玩,或是有聽過名字卻沒玩過的遊戲嘍! 把這些情況算進去,其實<十大幼稚排行榜>根本不值得參考。或者應該說,這個排名的架構本身就主觀到沒有參考的必要。

       「妳這樣說......也有道理。」琳娜陷入沉思。

       「什麼是幼稚? 什麼又是成熟呢? 要講冒險遊戲,一樣是考驗神經和大腦的協調性,宇宙貪吃龍的動作設計和地圖比大部分的遊戲都還要更複雜、精密。然而,現代的遊戲多半是以殺戮為題材,太過血腥的遊戲因為兒童不宜,所以會被設為是十八禁的。相較之下,沒有建立在暴力上的遊戲,似乎就像是給小孩子玩的。但是這些打打殺殺、血噴來噴去的遊戲,真的就算是成熟的遊戲嗎? 還是比較適合成年人玩的遊戲? 如果問我,我會說宇宙貪吃龍適合大人和小孩,但我不會說它幼稚。就我個人的意見,我不會去標籤一個遊戲是成熟還是幼稚,我只會說什麼樣的遊戲適合什麼樣的族群。

       「妳說得有理耶! 給成年人玩的遊戲不見得適合小孩,但是適合小孩玩的遊戲,也不表示就一定不適合大人。」琳娜大力的點頭,火鳥則咀嚼著品秀的話。

       「宇宙貪吃龍剛出來的時候,大人小孩都搶著玩。直到新聞告訴我們宇宙貪吃龍被排上了<十大幼稚遊戲>的榜首,大家突然就開始排斥這個遊戲了。如果有一天新聞說紫羅蘭的衣服搭配黑色帽子被網民票選是十大俗氣的穿搭之一,大家會不會衝回家把衣服全部換掉? 妳剛剛嘲諷現代人都盲目地跟隨大眾腳步,不過某種程度,妳自己也......?」品秀刻意把話斷在這裡,給人留下思考空間

       「慚愧慚愧! 所以我才說妳不可以離開我! 每個禮拜都花點時間教育我吧!大姐!」琳娜摟住品秀的手臂,眼神中充滿著她對品秀的欽佩。

       看著這一幕,火鳥心中出現了某種異樣的感覺。

       不知道是不是等級(水準)差太多了,火鳥發覺自己根本插不上話。

       火鳥心想:這個女胖仔的思想模式還真是高深莫測啊! 她剛說她叫啥名字啊......?

       相較之下,一開口她們應該會覺得我是只是個白癡吧?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輸給這種胖子?! 如果我認同這個胖女人頭腦清晰,那我的兄弟們會怎麼看我? 沒錯,大家都會覺得我有病......

       挖操! 給我等一下,大家都會覺得我有病」......? 我是不是就是那種一直盲從跟隨大眾意見,同時又沒主見的人啊?! 

       難道在這裡,膚淺的人其實是我嗎?

       「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跟網友出來約會。如果不太會聊天,還請你多多包涵唷。」品秀禮貌性的點了點頭。

       「真巧! 我也是第一次跟網友出來耶。哈哈......哈哈哈哈......

       火鳥感到坐立難安,渾身都不對勁,想趕快離開這裡,偏偏他的約會才剛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