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自己好胖喔!」曉萍嘆氣。

       「怎麼會! 妳已經很瘦了耶!」

       「妳身材很棒呀!」

       「妳超正,怎麼會胖?」

       學校裡,每次曉萍一說自己胖,班上男生就開始幫她精神喊話。

       曉萍也算是奇人了,她在全班已經是數一數二的沒肉,竟然還覺得自己算胖?

       「曉萍,妳已經很瘦了,小心再瘦下去會不健康喔。」我忍不住在一旁提醒她。

       「對阿! 如果妳叫胖,那孟婷怎麼辦?」男生們持續幫曉萍加油,同時扯到我。

       「什麼我怎麼辦? 我是正點又可愛耶!」我自信滿滿。

       「妳叫正? 我看說妳醜,班上大部分的人也會同意。不同意的人只是同情妳而已。」副班長博劭常常在第一時間對著我放炮。

       「可是你們大部分的人都很無腦耶......你們同意什麼干我屁事。」我扮著鬼臉。

       「妳才肥頭肥腦勒! 我看妳還是學曉萍好好塑身吧! 脂肪!」

       「我有我的特色,我只想做自己。」

       「做自己? 妳難道不知道這三個字造就了世上多少的瘋子? 唉......」博劭搖頭,其他男同學也跟著搖頭。

       我就是我;我不做自己,難不成要我成為其他人嗎?」我感到可笑。博劭總是喜歡帶頭講一些似是而非的論點。

       很明顯的,他們根本搞不清楚什麼是瘋,什麼是正常。

       這些人全部活在同樣的生活模式中,遊走在差不多的框架裡面,然後對自己已經失常的情況毫無察覺。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無形的牢籠」,而這些牢籠把人們給囚禁了起來;有些人被他人的視線所束縛,有些人被觀念束縛,有些人被考試分數束縛,有些人則是被審美觀束縛;每當人們踏出牢籠,就會感覺渾身不自在。

       但是說白一點,是人自己選擇被關住的,因為這些牢籠的門從未關上過;是人們選擇走進去,也是人們自己選擇待在裡面。

       有趣的是,因為選擇待在籠子裡的人占多數,所以製造出一種「這樣才正常」的錯覺;每當有人做出跟他們不同的選擇,這些正常人就會開始嘲笑那些踏出牢籠的人,標籤他們「瘋子」。

       「妳想不想成為其他人,我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人想成為妳。」博劭說話的時候,下巴也逐漸上揚。

       「不管想不想,沒有人可以成為我。我們沒有辦法成為其他任何人,頂多只能模仿得很相似。不是嗎?」我明明就在博劭前面,不懂他為何要把頭抬高四十五度。

       「重點是沒人想模仿妳啊! 妳又胖又醜,還一直說自己美,根本有病。」

       「你才生病了呢! 你內化了別人灌輸給你的審美觀,然後以為那是自己的東西。」看來今天有必要好好為這些人上一堂課。

       「聽好! 廣告、電視、報紙、雜誌、電影、廣播電台、音樂或卡通,這些管道不斷的告訴你什麼是美,什麼是醜。還有現在流行的衣服樣式是什麼,明年流行的服飾又是什麼,兩年後的流行又是什麼。這就是為什麼幾年前大家都覺得帥氣的髮型,在現在看來會變得如此的老土,因為新的審美觀又被創造出來了。大部分的人總是被『別人塑造的審美觀牽著鼻子走,而忘記了自己的美麗。」我一邊玩弄著肚子上的肥肉,一邊認真地解釋。

       「那妳敢跟我打賭說妳以後長大都不化妝嗎? 既然妳自認自己這麼美,以後不化妝應該也可以走上街吧? 當妳發現自己是街道上唯一一個不化妝的人,妳就知道難堪了!」每當博劭講到激動處,他的暴牙就會露出來。

       「我不敢說未來一定不會化妝,因為我不知道會不會有哪天出現需要我化妝的場合。」我忍不住看著博劭的兔寶寶牙,說道:不過,我知道自己很正,所以我並『不想』化妝。這跟別人無關,而是我個人的意願問題。我不想把時間和金錢投資在『別人強迫我吸收的審美觀』上面,把一堆人工的東西塗在臉上糟蹋我的自然美;我不需要,因為我知道自己是美麗的。

       「妳......妳會這麼說,單純是因為妳知道自己化完妝也一樣又肥又醜吧?」博劭想在言語上做出反擊,但是氣勢明顯比剛剛弱很多。

       當然也可能,他只是對我用肚子製造出的波浪感到不舒服而已。

       「No、No、No,你還沒聽懂。」我放開肚子上的肥油肉,問道:我們都很少聽到有人說這隻烏龜比那隻烏龜還帥,或是,那群鴿子比這群鴿子還要美麗吧? 你會說長頸鹿應該要在脖子上掛上金屬吊飾才好看,或是,鴕鳥應該剃平頭才比較好看嗎? 」

       「妳問的問題根本莫名其妙。誰會這樣比較動物啊?」

       「不會這樣比較,那是因為你們沒有這一塊的洗腦。想想看! 同種類型的動物,你不會去比較誰美誰醜,儘管你知道沒有一隻動物是長的一模一樣的。而人類呢? 我們一樣都是人,卻不斷地嫌棄彼此的長相,這說得過去嗎?」我「砰」一聲跳到桌子上,男生們都嚇了一大跳。

       「托洗腦的福啊! 你們對別人灌輸給你的審美觀照單全收,然後開始看不慣跟那些跟你內化的審美標準不同樣子的人,包括你自己!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女生認為戴戒指比較好看? 從什麼時候開始,男生認為要秀腹肌才是風潮? 是從洗腦之後啊! 承認吧! 你們一直以來認為的審美觀根本不是天生的! 大家都被擺了一道!」我思考了一下,繼續道:「不過剛剛用動物做比喻其實也有特例啦! 有些人會把人類的樣子當成是美醜的唯一標準,然後套在其他物種身上。」

       「那是什麼意思?」博劭問。

       我舉例說明:「如果獅子表示,人類需要跟牠們一樣長一圈毛在臉上,因為這樣比較像獅子,所以才會比較才好看。你覺得呢? 這就是用自己物種的樣子當成是審美的唯一標準。這種感覺很莫名其妙吧!」

       博劭沒有再反駁,他跟其他的男同學開始被我說服。

       「我想說的就是,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化孕育出不同的審美觀;所以審美觀沒有標準的解答,只有主觀的答案。即使你們一直想把你們內化的審美觀框在我身上,但是關於我的感覺,只有我本人能告訴你們,而不是相反。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氣,大聲的表示: 我是大正妹,我管你們同不同意。這就是我的感覺! 懂了嗎? 孩子們!」

       「你們在吵什麼? 孟婷,妳站在桌子上做什麼?!」班導走進教室,一臉大便。

       自從我上次當面說了有關於他的事實,他就時常用一臉的大便來面對我。

       我跳下桌,拍了拍桌上的灰塵,吐舌:「我在演講。」

       「演妳的頭啦! 想當講師啊? 等等上課要不要站到台上分享?」

       「可以嗎?」我眼睛一亮。

       「當然是不行! 這還用問!」班導刻意伸長脖子。

       多麼有趣的一幕啊! 我才剛用長頸鹿舉例,老師就變成了長頸鹿。

       「老師,我最近有在做特訓! 我想體驗大隊接力!」我舉手。雖然有B計畫,但我還是想再確認一次。

       「妳還敢問? 好好好,來! 班上同學聽我這邊,我們現在來投票,希望讓孟婷參加大隊接力,同時把班上跑得更快的同學取代掉的人,請舉手。」班導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畫出兩個格子,然後在其中一個格子上寫上數字0。

       真是太神奇了! 老師全程背對著大家,卻連看都沒看就已經知道沒人會投我了嗎?

       「希望孟婷不要扯後腿的人,請舉手。」班導這才轉頭,手指隨興的點了一下,接著在另外一個格子裡寫上35。

       「就這樣了! 這是多數決,大家的決定。妳沒有辦法參加,所以別再講了。」班導笑得很幼稚,真想拿一面鏡子給他看。

      「怎麼會有三十五票? 全班也就四十一個人,我沒投票,班上有幾個人不在教室,還有人沒舉手,扣掉這些人,舉手的應該也只有二十幾個。

       「反正過半數就對了啦! 還不都一樣!」班導不耐煩地表示,接著做出他根本不需要擔心的結論:唉,妳以後出去不要跟別人說妳是我教的。」

       班導對我的態度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比對待餅乾屑還要不屑。

       至少在那件事發生之前是如此。

 

 


 

 

        下課時間,我和幾位女同學在走廊上打掃,無意間聽到了一件事。

       「孟婷! 妳以後不要在說曉萍瘦了!」小綠皺眉。

       「為什麼? 她都快皮包骨了耶。妳們不覺得曉萍再減肥下去,很可能會變得不健康嗎?」話才剛說完,我就被小綠敲了一下頭。

       「她就是故意想要別人誇獎她,才會一直說自己胖的。還有,她之所以一直待在妳旁邊,只為了襯托她自己身材很好而已。心機超重的!」橘子跟著說道。

       「這是曉萍說的?」我感到有些驚訝。

       「想也知道好不好! 班上除了妳,哪個女生看不出來啊?」小綠又敲了我的頭一下。

       「不過為什麼啊? 她幹嘛需要別人說她瘦,照鏡子的時候不就有答案了?」

       「啊她就心機重咩!」橘子也敲了一下我的頭。

       講話就講話,幹嘛一直敲我的頭? 我的頭又不是木魚!」我把她們扣在手臂裡,直到她們求饒我才放手。

       哼哼,史前巨獸可不是好惹的! ㄖㄨㄚˋ!

       老實說,我並沒有把小綠和橘子的話放在心上,因為她們看到的不見得是絕對的。

       更何況,曉萍一直都對我蠻好的,我沒什麼道理因為其他人的三言兩語就對曉萍的實際心態拍桌定案。

 

 


 

 

       事情發生得很快,許多事也微妙的變化著。

       我每天放學後都在練跳舞,一跳就是幾個小時;假日的時候就更不用說,練舞幾乎要花上一整天。

       儘管我是個靈活的胖子,但是要學習某些舞步,我還需要更靈活的腳才能辦到。

       所以吃晚餐之前,我會固定跳繩五百下,還有去公園長跑;一方面是為了精進跳舞,另一方面則是為大隊接力所做的特訓。

       對啦! 我知道我沒有被排在棒次裡,但不代表我就一定不能跑呀!

       由於運動的關係,我每天都睡得很好,也保持著早睡早起。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我的運動時速和體能也逐漸增加。

       在食量沒有減少的情況下,我竟然開始瘦了!

       不只是身材大幅縮水,原本肥嘟嘟的臉頰也變得跟我姐的臉型一樣。

       而且,僅僅花了三了月的時間,我就飆高了二十五公分!

       距離大隊接力,只剩短短一個禮拜。

       「好想哭,我可愛的肚肚不見了啦。」我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只剩一層薄薄的皮。真懷念那塊軟Q的肉。

       「天啊! 孟婷......妳是不是快要有腹肌了啊?」姐對我的變體也顯得相當吃驚。

       「姐,妳認為我可愛的肚子還有可能回來嗎? 我跟它有革命情感,少了肚肚,我以後要怎麼製造波浪呢?」

       看著我哭喪著臉,媽媽卻丟出非常主觀的意見:「神經啊! 之前肥成那樣,現在這樣才好看呢!」

       「還胖回來做什麼? 瘋了吧妳!」爸爸也對我的發言嗤之以鼻。

      姐輕輕摸著我的頭,溫柔的說道:「孟婷,我想肚肚跟妳還是在一起的。妳喜歡跳舞不是嗎? 肚肚知道這一點,所以它換了一種型態,讓妳能夠更方便的做出一些之前做不到的動作,比如下腰之類的。」

       「真的嗎?」我高興的摸著肚子上微微的腹肌。姐的話總是像能讓我安心。

       「別說那麼多廢話了,妳們倆個趕快去上學吧。」爸在翻著報紙,不耐煩地催促著。

       「走吧!」背起書包,我跟姐手牽手去上學了。

 

 


 

 

        原本以為,改變的只有我的身體。

       沒想到,因為身體型態上的轉變,同學對我的態度也跟著改變了。

       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說話的口吻也變得不一樣了。

       「我是非凡的! 我是大正妹! 我是美麗的! 哇哈哈!」我雙手叉腰。

       「真的,妳確實是個大正妹。」

       以前時常開我玩笑的男生,現在竟然會同意我的聲音,甚至是主動幫我護航。

       「大家別再叫孟婷肥了,她現在也算是美女。」在沒有人說我肥的情況下,博劭突然大聲的表示,還偷瞄了我幾眼,臉紅紅的。

       難道在這些男生的審美觀中,沒有胖美女,只有瘦美女嗎?

       這點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在班上的人緣突然變得很好,特別是異性緣。

       大部分的女生都對我投以羨慕的眼光,甚至圍過來請教我減肥的密技。

       也有一些原本跟我從來沒交集的人,開始會主動跟我搭話,卻從不把話說完整。

       不知道這是不是某種新的遊戲?

       「哈! 這個人不是說要做自己? 結果私下卻一直偷減肥。」美青從我旁邊經過的時候,吐了一句這樣的話。

       「非也非也。我就是在做自己的過程中才變瘦的。」我回應。     

       「妳幹嘛對號入座? 我又沒在跟妳講話。」

       「可是這裡只有我跟妳啊。妳確實是對著我的方向講話,不是嗎?」對於美青的反應,我摸不著頭緒。

       「我不能跟自己講話喔? 哈!」美青翻了一個白眼,轉身就走。

       像類似這樣的情形,是從我變瘦之後才開始遇到的。

       到了午餐時間,男生開始會欣賞我吃東西的樣子,甚至是讚美我的吃相。

       「嘿,你看! 孟婷好厲害喔!」

       「真的! 沒有miss掉任何一次!」一旁的男同學聚精會神的看著我。

       說也奇怪,我吃飯向來都是這個樣子,大家不是都知道嗎?

       在過去,每次我表演那些丟食物再用嘴巴接的特技,女生只會發出「矮額」的聲音,而男生則是在一旁模仿巨獸的叫聲。

       每當我閉眼享受食物的時候,大家只說我的表情很傷眼睛

       當我吃飯吃得很快的時候,大家又說我吃沒吃相、狼吞虎嚥,也有人說我吃飯像野獸在覓食。

       但是現在,他們則用了別的名詞取代,像是:「奇景」、「奇特」、「看起來食物很美味」、「很豪邁的吃相」,甚至是「好可愛」

       我莫名其妙的從「吃相很糟」變成了「吃相很可愛」。

       但,我的吃相沒有變,我對食物的熱愛和感激也沒有變,雜耍特技也沒有變;唯一改變的,是跟我的吃相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身材和臉型。

       這些人之前都不認同有關於我所說的審美觀洗腦的部分,而他們現在的表現卻越來越符合我的觀察和見解。

       這麼明顯的事,大家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這是我在學校學到的第三堂課:多數不見得是對的。

 

       在我變瘦之後,曉萍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

       「妳還真熱門,男生都跑到妳那邊去了。」素食餐廳裡,曉萍用吸管攪和著飲料。

       相當罕見的,她今天沒有滑手機。

       「那是因為我正點又可愛啦! Yes!」我比出勝利的手勢,然後將洋蔥圈往上一丟,用舌頭接住。

       「妳說自己正點?」曉萍瞇起眼睛,語氣跟平常有點不太一樣。

       「當然,我是魅力無限。」

       「妳不覺得......唉......」

       曉萍嘆了一口長氣,對我提出了一個過去從來沒有人對我提過的要求。

       她是第一個對我這麼說的人,卻不是最後一個。

 

       「妳不覺得自己應該謙虛一點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