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Rob Potter: 我們現在開始Cobra採訪。很高興你回到Victory of Light節目,歡迎回來。

 

Cobra: 非常感謝。

 

Rob: 正如我告訴過你,我給這個訪問做了一個簡短的預先獨白以表達我對你作為一個光之工作者的角色和你的資訊的支持。這個採訪是及時的,因為我們有很多關於行星地球解放進程的發展。我準備了一些問題可能稍後再推出,但關於你最近的兩次更新我有更多相關的問題。所以讓我們馬上來問一下。有關3月28日的更新,你確認洛克菲勒已經去逝並藏在電漿(等離子)層。能否告訴我們他被逮捕沒有?

 

Cobra: 是的,實際上他已經不在這個行星系統。他很快會踏上通往銀河中央太陽的道路。

 

Rob: 好的。你所說的電漿(等離子)層與地球還是與整個太陽系聯結在一起?

 

Cobra: 基本上整個宇宙有一個電漿(等離子)層,但我說的主要是靠近行星地表的電漿(等離子)層,因為那裡是大多數電漿(等離子)異常的地方,也是問題的所在。

 

Rob: 這帶出另一個問題。與普通的地球人相比,像洛克菲勒那樣的蜥蜴人或者天龍人的靈魂的死亡體驗是否不一樣?

 

Cobra: 是的,因為你的振動頻率或者意識狀態對於你死後去哪裡有很大影響。所以對於一般的蜥蜴人,他將會去更低級電漿(等離子)層或者低級乙太層或者低級星光層。一個高度進化的靈魂將會非常快速穿過那些層面到達更高的地方,如果他/她沒有被捕獲的話。所以一個蜥蜴人的死亡體驗與一個普通人類有很大區別。

 

Rob: 好的。死亡是其中一個最神秘的事物,我相信我們的靈魂死後仍然存在。我們看到很多人們從鬼門關回來的證據,但這仍然是一個謎。我們聽說過”西藏度亡經”和一些埃及經文談到死亡。我想甚至印度的吠陀經也談到死後經驗,我們也從地球之書看到一個(關於死亡的)現代版本。

 

但就這個星系最近的進展而言,你能否告訴我們更多一點關於人們死後的情況…你看到自己在身體外面,似乎明白發生了什麼,然後進入一條光之隧道。現在是不是仍然是這樣的體驗,或者完全變了?

 

Cobra: 不,仍然一樣。對普通人來說唯一的不同是比幾年前有更多的光。現在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個(死後的)過渡變得更安全-但還不是對每個人都如此。但過去幾年已經有一些改善。被執政官抓捕的人們百分比低了很多,所以是有改善的。

 

Rob: 是的,這是我下一個問題。你好像說過執政官欺騙人們進入轉世的過程。現在談談你之前的一些訊息,你提到奇異夸克和頂夸克炸彈仍然與罪惡四人組(布希、錢尼、倫斯斐、基辛格)以及主要的陰謀集團成員綁定在一起。你指出大逮捕會觸發這些炸彈。現在仍然是這樣嗎。

 

Cobra: 這仍然是一個問題,但我會說光明勢力有某些計劃和某些方法能繞過復仇機制。我不會談及細節,這是一個複雜的主題,所以我無法給一個直接的回答。在某些情況下這些炸彈可能被觸發,而在一些情況下可以避免。有一些正在進行的計劃將會完全排除這個問題。

 

Rob: 你之前的訊息提到奇異夸克炸彈如果被引爆,銀河聯盟能停止這個(爆炸的)反應,怎麼做…

 

Cobra: 電漿態奇異夸克炸彈已經完全清理,現在我們剩下電漿態頂夸克炸彈。

 

Rob: 好的。我想這個問題是,他們能否阻止電漿態頂夸克炸彈?

 

Cobra: 再說一次,在一些情況下可以。這個反應他們還沒有完全掌握,但他們越來越接近成功。當他們能完全掌握這個反應,我期望”事件”會發生。

 

Rob: 這真是好消息。有沒有可能如果陰謀集團的成員死亡,比如大衛˙洛克菲勒,這不會觸發炸彈,但一次突襲(導致死亡)會?

 

Cobra: 死亡本身不會觸發炸彈引爆。

 

Rob: 所以更可能的是他們看到突襲或者其它事情的到來?

 

Cobra: 我會說他們有一個非常複雜的模糊演算法決定什麼時候會觸發,什麼時候不會觸發。這是一個人工智慧來決定在何時何地,什麼情況下觸發。

 

Rob: 好的。你分享過一些鏈接關於主要的標量腦控中心。它現在位於布魯克海文實驗室,是嗎。

 

Cobra: 不完全正確。我會說它在長島的各個地點。布魯克海文實驗室是其中一個地方,但不是唯一一個。最近那裡有一些進展,主要的中心是長島。

 

Rob: 謝謝。你分享的那些網站好像是很舊的資訊。那裡說現在有36個地點在運作,可能還有更多在全世界。能否告訴我們其它一些HAARP技術的強大中心在哪裡?

 

Cobra: 有很多地方,如果你說的是HAARP技術,很多地方都已經被人知道。在加拿大,北歐,全世界都有。

 

Rob: 好的,謝謝。

 

Cobra: 這不是主要問題。HAARP技術是過時的舊技術,他們有更先進的移動設備可以輕易轉移到其它地點。

 

Rob: 所以這些實際上是移動設備,就像半掛式卡車?或者是更大的東西?

 

Cobra: 它們可以是小型的,能放進小麵包車裡。

 

Rob: 必須有地下的奇美拉科技與這些網路捆綁,是嗎。

 

Cobra: 是的,這個技術有很多層面。我會說各個團體在須知的基礎上能使用這些科技。部分的負面軍隊,特別是一部分的空軍能使用到這個技術但不是全部。

 

Rob: 大多數這些腦控技術位於行星上人口稠密的地區?

 

Cobra: 我會說其中一個網路連接著人口稠密區,但有另一個網路需要真正覆蓋整個行星地表,因為需要維持一個非常特別的波長保持整個行星的低振動。所以他們把這些設備放置到某些節點,讓這個特殊的波長得以維持。

 

Rob: 所以他們給地球做了一個負面的針灸。我收到很多人的來信,過去幾個月有15封郵件,他們說受到電子騷擾。我想知道這些節點在四處變動,如果人們搬到偏遠地方能否減輕他們的痛苦?

 

Cobra: 搬到一個自然環境的地方在多數情況下有一些幫助,但不是所有情況。另外就是搬到水源附近也有幫助,因為水可以與標量電漿(等離子)波分離。

 

Rob: 好吧,我想住在毛伊島有一點幫助。這種技術在衛星上有沒有?他們能否瞄準行星上一個人?

 

Cobra: 是的,那個技術其中一個層面在衛星上。理論上可以瞄準任何對象,但後來昴宿星艦隊已經讓部分技術失去作用。現在這個技術不像幾個月前那麼活躍,但那只是其中一個層面,還有很多層。

 

Rob: 這是很好的消息。很明顯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如果不是剩下一點,那麼銀河聯盟會逐漸地拆除這個技術的很大部分。

 

Cobra: 在”事件”發生的時候這將會完全清理,不會剩下一點。

 

Rob: 這是很好的消息。現在換另一個問題,關於金字塔方面。有人說這種標量技術和其它技術用於影響地球的地磁和岩漿核心,這麼做與人類的乙太和電漿(等離子)的身體有關。我們知道麥基洗德和古代歷史中其它的文明在地球上建造很多金字塔。我們知道他們的意圖是穩定地球的地磁網格和地脈線。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 是的。金字塔是基於神聖幾何的門戶,它傳輸高維能量,抵消負面標量技術。這就是金字塔網路在亞特蘭蒂斯時代被建造在關鍵的行星能量點上的原因,其中一些金字塔現在仍然屹立或者能用某個方式進入。黑暗勢力害怕金字塔的力量。這是他們掩蓋金字塔科學的原因,因為這是抵消負面電漿(等離子)技術影響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

 

Rob: 是的。Fred Bell博士創造了很多金字塔技術,他們說他的金字塔系統是用人們意識的相互作用來放大神聖干預,利用到水晶和雷射。在這些系統中人們的思想會…在10小時後的世界和平冥想中….我們希望能獲得成功。到我們把這個錄音和文字公佈的時候冥想應該完了。但這個金字塔應該是放大人類的思想。我想知道金字塔能否影響到地球內部,如何做到?

 

Cobra: 金字塔系統和Fred Bell開發的系統是昴宿星人的技術。他得到了這個技術。其中一個目的是穩定與行星核心有關聯的構造板塊。這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是提高人類的意識。第三個方面是抵消負面電漿(等離子)標量網路。他很清楚這方面,他是有意識地抵消這個網路。

 

Rob: 非常感謝。HAARP是否仍然在時空連續體底部製造裂縫,比如在波多黎各的EI Yunque森林公園,英國的阿森松島,還是說這個技術已經停止運作?

 

Cobra: HAARP技術就像我之前說過,是過時的技術。它們是舊技術,他們現在的力量比以前少了很多,沒有辦法影響時間線。

 

Rob: 能否說一下主要的技術是什麼。我們知道ELF極低頻。這可能是一項舊技術,但可能仍然用於地球的電子系統。能否談談這個影響著我們的思想控制網路的傳播波如何作用?

 

Cobra: 主要的技術稱為morphic chamber。Morphic chambers我會說是人工智慧的構造,它用強大的電磁場和標量波影響和塑造電漿(等離子)場。它實際上是一種塑造和設計行星周圍的電漿(等離子)層的技術。整個行星地表處於這個技術的影響之下。自上星期以來,銀河聯盟在移除這個技術。這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觸發了奇美拉的反應,因為奇美拉說:”如果銀河聯盟介入,我們就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所以這就是現在敘利亞問題的原因。銀河聯盟正在清理這個技術。

 

Rob: 這對我們很多人來說真是重大的消息。我還有幾個有關的問題想提出。但關於清理的另一個故事,根據一些消息來源比如Corey,你知道我不想對Corey吹毛求疵,但Corey的文章裡提到最近海軍陸戰隊突襲了國土安全部和聯邦應急管理局的地下基地,他們不知道ET的事情,這些軍人受到了心理創傷因為他們面對的是蜥蜴人但沒有獲得任何作戰指示。你能否確認這些突擊行動發生過?

 

Cobra: 我無法確認。因為根據我的資訊,唯一真正在地下的地下基地是奇美拉基地和光明勢力的基地。負面軍隊已經在幾年前失去了他們的基地。我能確認Corey資訊的一部份內容,但不能確認其它部分。

 

Rob: 如果人類軍隊去清理那些基地,當他們見到蜥蜴人,你認為他們是事前得到知悉還是…非常震驚?

 

Cobra: 當這種事情發生時,兩者都有。一些軍方人員預先得到簡報,一些人沒有。他們在一個需知的基礎上獲得一些資訊。實際上這種事情真的發生過,當他們在清理基地時遭遇蜥蜴人,很多人相當震驚。

 

Rob: 正義軍在清理這些地下基地,但我可以想像川普不知道這類行動。

 

Cobra: 在情報圈的階級上,川普的位置不是那麼高,他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Rob: 是的,我也這麼覺得。很多人正在覺醒但沒有意識到那些低層的陰謀集團成員,那些人進行著邪惡計劃,在各個團體裡工作,比如光明會,共濟會,外交關係委員會,蘭德智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衛,300委員會,跨國公司。當然美國還有一個我稱為政治章魚的東西,包括司法部,國安局,中情局,疾病控制中心,國務院,現在甚至大氣層的化學噴霧都有很多秘密。

 

然而大多數人類沒有意識到這些地球上的組織是由敵對的ET團體,蜥蜴人,灰人,昆蟲人,高大白人和其它種族控制。我想問這場正在全面進行的跨維度戰爭,在”事件”之前人類能否大規模得知地球困局的清晰歷史。或者這些資訊會在”事件”後公開?我們只知道一些小小的片段,但這些資訊從來沒得到一下子公開,因為有很多團體。很多人想知道誰是誰,發生了什麼。

 

Cobra: 首先我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你剛剛所說的是光明會的基礎架構。但在幕後還有人控制著光明會和所有你提到的那些組織。第一個是耶穌會。我想大部分人不知道耶穌會的真正力量和真正的勢力範圍。他們控制著可薩人黑手黨,控制著所有那些組織。

 

而穌會背後有執政官家族。他們是很久以前來自仙女座銀河系的古老家系,他們轉世到一些被選中的家庭,主要在歐洲。他們控制著耶穌會,耶穌會控制光明會。在他們背後是跨維度的負面執政官和奇美拉。關於你提到的蜥蜴人和天龍人,大多數已經被清理出去,他們不再對行星形勢有太多影響。這是對現在發生的事情的一點解釋。

 

關於你問的第二部分,我們只能在”事件”的時候進行全面揭露。不可能在黑暗勢力失去對媒體的控制之前進行全面揭露。很多人談到片面揭露,我想這種討論沒有必要。當然,在”事件”發生前我們只有片面揭露。但”事件”後我們肯定是進行全面揭露。如果你理解現況,這就是一個符合邏輯的結論。不會有其它情況。所以當光明勢力接管了主流媒體,光明勢力將公開揭露一切,解釋所有事情。他們將解釋發生了什麼….所有黑暗勢力幕後的把戲將會公開。

 

Rob: 謝謝。這也是我一直所認為的,我們現在只是沒有證據。我總是很謹慎。我知道解放正在推進,但總是很注意不要相信任何事直到它真的透過主流媒體報導。我想我們能感覺到你的資訊..甚至Corey的資訊能確認到一些事情,雖然你們在一些情況下似乎會有不同意見。你剛才提到大部分天龍人和蜥蜴人的影響已經清除,現在我們處理是主要的奇美拉和執政官還有他們在地球上的手下。是嗎。

 

Cobra: 是的,完全正確。地球上天龍人和蜥蜴人的數量在過去幾年減少了至少95%。

 

Rob: 你能否談談這個耶穌會。比如地球上某個家族有一個奇美拉執政官決定做點事。在人類的觀點上是不是打個電話就能行動?他們如何讓這些政治家作出反應,這麼快執行他們的命令?從執政官到伊斯蘭國代理人如何傳達得這麼快?

 

Cobra: 首先我需要解釋耶穌會網路。耶穌會建立他們的網路幾乎有500年。所以那個網路是全面運作的,在所有政府和所有秘密組織裡有很多間諜,代理人。這發生在200年前西方金融系統真正擴張之前。所以他們比羅斯柴爾德更早就在這裡。他們控制羅斯柴爾德,在此之前他們就控制了金融系統。他們在18世紀滲透了共濟會。

 

利用那些滲透,耶穌會200多年來進入了所有秘密的光明會組織。所以他們到處都有耶穌會的特務,他們只需透過耶穌會的特務在幕後操縱。耶穌會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體。我會說可能有15,000個耶穌會成員,大約5-10%在他們的網路裡。其餘的只是普通人,實踐著自己的信念,完全不知道頂層有一個影子機構。

 

那些人之中我想可能有1,000個活躍的耶穌會代理人,他們被一個小型的執政官團體操縱著。一個小執政官團體只需要在幕後扯線,因為執政官網路更加古老,已經在這個行星成千上萬年的一個更古老,更老練的網路,能夠輕易控制新的網路,因為他們控制的經驗和知識豐富。他們懂得思想控制的各個方面。他們知道著人類可能知道的有關的一切。所以他們以此作為有利條件。

 

Rob: 所以這1,000個耶穌會士就是那些進行嬰兒獻祭,崇拜黑色太陽的人..

 

Cobra: 是的。

 

Rob: 所以說那些團體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他們不像是被誤導而去做這些…

 

Cobra: 不是。

 

Rob: …他們真的是被命令並且去推行一些事情。

 

Cobra: 他們以自己的自由意志有意識的去做。

 

Rob: 這是壞消息,但還是感謝你。很多人愛好聽好消息說行星解放,但他們自身的人類因素讓他們看不到,或者沒有足夠的有關隔離的複雜程度和人質危機的資訊,但很多人都在說”共和國恢復了””明天就重置””聖日爾曼和大天使說…”諸如此類。我感謝發這些資訊的人,但我不會放在心上,因為我知道這些計劃最終都會落實。但對我來說直到看見主流媒體操縱的結束並且在電視上播出全面真相為止,我只能等著,我不是潑人們冷水。但對我和其它人來說,你能否保證這些勝利,這些成功的宣告是不是真的?

 

Cobra: 這取決於你從哪裡獲得這些資訊來源。

 

Rob: 對,你也是一個資訊來源,Corey也是。你們很明顯是圈內最權威的兩把聲音。但Corey對我來說似乎像是一個意外的報導者。他是非常普通的人類,正直誠實,他報導一些有點不同的資訊。當然一些資訊來自政府,一些來自他所稱的超級團體。但你們都支持對方的資訊,而又有點不同,這是好的。我想Corey更像是一個主流的人而你的資訊更多的是精細和形而上方面的。談談你所說的那些進展。我是相信的,但我知道直到結束之前我們無法看到太多證據,但你能否向我們其它聽眾保證一下。

 

Cobra: 是的,一直都有進展。但考慮到這個行動的龐大範圍,當然不可能一夜完成。因為我們正在瓦解的是25,000年來黑暗勢力為奴役這個行星作出的控制,我們正在移除那些控制系統,所以這需要花一些時間。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某些進展,如果你知道看哪裡。當然你在主流媒體上找不到,尤其在西方。你可能在東方的主流媒體上找到,可能在非主流媒體上找到。如果你建立了內在聯結,你也能感受到進展。所以我不會給人們任何外部的保證,這需要來自你自己內在。

 

Rob: 謝謝。我內心確信這些,但我不會那麼快開始宣佈勝利。我知道事情正在到來,我想我們只需埋頭做事,繼續那些集體冥想之類的工作就行,那是有幫助的。你提到似乎有一個統一宗教的新世界秩序,想實現聖經那種預言。你也提到Shemon Perez(以色列前總統),我想他是耶穌會的。這些企圖能否牽動大眾,或者只是一場春夢?

 

Cobra: 是的,很多控制團體都有一個夢想,創作大決戰的劇本,世界末日情節,但這不會成功。因為他們有自由意志,我們也有自由意志說”不”。

 

Rob: 很好。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我知道很多聖經預言和時間線,這些與高維的宇宙存有看到的未來有關,但未來總是在變化。所以我的問題是,這些預言,有點像戰爭預示或者戰爭預言,確實正在發生。我們真的有過世界大戰。黑暗勢力明顯在企圖實現它們。我不指望你能預測未來,但這些戰爭似乎早被預知,當然不會是核戰,可能是常規戰爭,比如中國進入中東這種預言。這些計劃是否完全改變了?你會不會說那些時間線已經關閉?對於一些人期望會發生的負面的古代預言你怎麼看?比如美吉多平原Plain of Megiddo是什麼情況?(註:聖經末日之戰預言提到的一個地方)

 

Cobra: 某些團體以此作為他們的目標,但這不會發生。因為我們集體的自由意志已經更加強大,很多人覺醒了並且說”不”。某些團體試圖實現那些預言,它以一個有限的方式實現了,僅此而已。

 

Rob: 好的。現在我想談談本傑明富爾福德,他說諾斯替貴族正受到耶穌會攻擊。這更多是現實的攻擊。就人類的政治操縱而言,我有點討厭貴族這個概念。我想這件事不會阻礙到抵抗運動的計劃,你同不同意?

 

Cobra: 正面白色貴族與這個行星上幾千年來的那種貴族不一樣。它實際上是spirit靈性貴族,他們創造了一個血統-我會說對局勢有更好影響的正面血統。他們不太著重於聲望和財富,而是著重在靈性上的貴族。所以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有這樣的一些團體,他們為行星解放與抵抗運動和其它正面勢力一起工作。

 

Rob: 好的,這些人基本上是好的,有著正直的品格,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中在幕後為改變世界而工作。這個團體有多少百分比的人知道並且公開得到ET勢力的指導,比如淨光兄弟會或者靈性接觸?

 

Cobra: 他們大多數人不是直接以這個方式知道情況,但不用說他們是受指導的。多數人沒有公開的接觸,但他們會獲得靈性指導。他們從光明勢力那裡得到可見的,有時是不可見的幫助。

 

Rob: 很好。這些人是否正如你提到的那樣在西班牙,蘇格蘭發起反抗或者在其它地方工作?他們有沒有實現到一些有形可見的轉變,比如在金融系統,或者他們是在不斷努力,越來越接近光,但我們在突破前看不到他們的努力?

 

Cobra: 有一些較小的實在成果,但我會說這是一個正在發展的運動,它正在積累能量。當有了一定的能量,突破就會發生,那些能量還沒有蓄夠,因為操縱力量仍然有點強大。但我會說這個人類覺醒運動以很多方式表現出來,這只是其中一個表達方式。這當然有助於創造突破。

 

Rob: 好的。擺脫石油美元的運動會不會成功?有人已經宣佈人民幣將成為儲備貨幣。離成功還有多遠?耶穌會會不會控制操縱人民幣?

 

Cobra: 他們嘗試這麼做,但不會成功,因為在中國,在俄羅斯有更多的光明勢力存在,而有些國家正建立一個替代金融架構,在”事件”的時候將會全面運作。實際上這個金融架構將會在新金融系統過渡中承擔很大職責。

 

 

第二部分 – May 3, 2017 –

 

Rob: Cobra,我有點好奇想繼續談談金融系統的問題。你說耶穌會將無法控制人民幣。我想知道從一般人的角度能看到什麼進展…有很多關於資金交付的聲明,對此我真的不肯定。關於金融系統的前線你有什麼正面的消息 ?

 

Cobra: 隨著東盟朝向全面運作的替代金融基礎設施推進,有一些穩定持續的進展。在最新的文章裡我給了一些有關的網址。我需要說在金融重置之前不會有結果,不會有資金分發,不會有可見的東西。如果有人在金融重置前等待什麼,他們將會失望。

 

Rob: 有一些計劃,而人們在幕後工作試圖把事情做好..

 

Cobra: 是的,就是這樣。

 

Rob: 好的,謝謝。給各位聽眾說一下,我們有一些聲音問題,這次訪問被拖延了很久,從那時起Cobra又發了兩篇新的文章。我想先表達一下對Cobra和他資訊的支持,這是很重要的。我想深入一點談談電子騷擾。它的範圍有多大,這是一般的電子騷擾還是針對特定人士?或者整個電子騷擾普遍增強了?

 

Cobra: 它有很多個層次。第一個是能量上的,這是全球普遍的,這在電漿(等離子)層面。然後有現實上的,用到真實的可移動的物理設備,這些設備非常昂貴。那些現實中的電子騷擾不像電漿(等離子)層的那麼廣大。有一些特定人士正受到騷擾,現在光明勢力正採取行動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他們做得太過分。

 

Rob: 你有沒受到這些個人攻擊?

 

Cobra: 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Rob: 有人問我你文章裡面那個”王”king是誰,那個地位代表著什麼?你能否多解釋一下?

 

Cobra: 我也不能回答這個問題。這只是一個對行星形勢有一些發言權的人。

 

Rob: 那個叫Peter Hans Kolvenbach的人,我忘了他的名字怎麼唸,就是其中一個最高層的人。他仍然在這個行星還是被移除?

 

Cobra: 那個人已經被除去。

 

Rob: 所以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或者關於他的其它事?

 

Cobra: 是的。

 

Rob: 好的。談談人們如何利用你的超光速粒子技術提升意識,或者我們能提幾個天狼星石(如意寶珠)有關的問題。天狼星石(如意寶珠)的大小要不要緊?

 

Cobra: 是的。更大和更高品質的天狼星石會更有效果。但每顆天狼星石(如意寶珠)都是珍貴的寶珠,和行星上其它東西無法比較。

 

Rob: 關於超光速粒子,這些能量粒子透過你的技術被重新注入。能否告訴我們它如何加強水晶或者其它被注入的物品,並且要如何用?

 

Cobra: 超光速粒子是這個宇宙第一種被創造的物質,所以是與神聖源頭的直接連接。它是能與物質結合的最大可能的振動頻率。被注入超光速粒子的物品有著最大可能的振動頻率,能以很多方式幫我們…我會這麼說,減少物質和能量的熵,以目前地表上最快和更有效的方式帶來更多的光。

 

Rob: 這就像我冥想的時候,我想像一束光從銀河中央太陽發出透過我的身體直達地球中心,這能否一定程度上帶來超光速粒子?

 

Cobra: 不完全是,因為在地表上某個高度有一層薄膜吸收了絕大部分超光速粒子。所以一個簡單的冥想幾乎不能帶來超光速粒子,除非你是一個揚升大師。當你成為揚升大師,你就不需要任何技術(支持)。但在這之前,有需要透過技術支持。

 

Rob: 我在想,比如在印度有一些非常高級的瑜珈大師,他們有沒有能力這麼做?祈求光和超光速粒子有什麼不同?

 

Cobra: 他們能祈求到一定數量的超光速粒子,但只有揚升大師才有完整的能力穿透帷幕。

 

Rob: 對一個普通人來說,我們要不要像拿著天狼星石(如意寶珠)那樣拿著這些超光速粒子化的物品?這是好主意嗎?

 

Cobra: 是的,當然。

 

Rob: 如果有人像Fred Bell那樣建造了一間放了許多水晶的房子,這些晶體如何提升振動,能否保護不受電子騷擾?

 

Cobra: 水晶是物質最高的進化形態,同樣的它們把光錨定在現實層面。它們很大程度上能抵禦電漿(等離子)層的電子騷擾,在一個小程度上抵抗現實層面的電子騷擾。但這並不足夠。

 

Rob: 談談標量波裝置。很多人說標量波裝置和電腦以及電腦程式有關。人們談論一台電腦和一個程式,我很好奇你對這種技術有什麼看法。

 

Cobra: 電腦裡的程式並不足夠,但如果那個程式能產生聲音或者其它類型的,某些關鍵頻率的電磁輻射,這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幫助。這並不足夠。

 

Rob: 是的。Bell博士從昴宿星人獲得的其中一項技術是用到聲音,光和顏色,這也是一種金星的療癒技術。你知不知道有哪些程式或者有人能把特定的脈輪頻率與特定的顏色頻率,聲音頻率聯結起來組合為一個系統?

 

Cobra: 我認識有人在開發先進的雷射系統。現在他們沒有結合到聲音,但他們結合到光,光激性的非雷射。這是很有幫助的技術,是其中一種最為有效抵抗電子騷擾的技術。

 

Rob: 關於比薩門PizzaGate和PedoGate這類(戀童)事件的幕後,你知道些什麼。這真是難以置信,很多人關心和同情那些被侵犯的無辜孩子。其中一些主要系統有沒有被推翻,或者這種事仍然在最高層進行著?

 

Cobra: 這個網路是巨大的,比大多數人意識到的更為普遍。它牽涉到全世界無數人,尤其在美國。我會說當”事件”發生的時候,當一切被揭露時,這方面是最難面對的。所以無論現在揭露的是什麼,這都只是冰山一角。關於這件事也有很多虛假資訊,我也無法確認比薩門。有其它揭露戀童的嘗試我認為是更可靠的。但再強調,這只是很小的一方面。有更多事情將會被曝光,對大多數來說是非常令人震驚的。

 

Rob: 在”事件”發生的時候,那些低層的戀童者會不會被揭露和逮捕,或者會接受輔導?這項工作怎麼展開?

 

Cobra: 有很多個方面。有一些人被迫這麼做。他們需要接受很多療癒,面對自己的罪惡感。有一些人用自己的自由意志這麼做,他們會透過一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來決定他們的命運。他們一些人將從行星上移除,一些人將會去銀河中央太陽,一些人將嘗試用一個正面的行動平衡他們過去的行為。他們需要嘗試中和以及治癒這個困境。所以將會有很多種過程,對很多人來說是艱難的。這需要花一些時間。我會說這個問題是最難以面對的,我不會稱為揭露disclosure,我會說這是揭發exposure,這將會在”事件”時發生。對於療癒人類來說,這是需要做的。在這些問題得到揭發,處理和療癒之前我們不能完全療癒好人類。

 

Rob: 謝謝。自從我們上次談話,俄羅斯在阿拉斯加附近做了一件大事,似乎他們用到一些科技,你也給了一個網址。那裡說牽涉到凱史Keshe科技。

 

Cobra:那不是凱史科技。我說過那個網址裡不是所有資訊都正確。但我會說他們用了先進的電磁技術,干擾了駐守在阿拉斯加的飛機。也做了其它我不能說的事情。我只能說昴宿星人利用那個機會在那個地區的現實層面採取了一些行動,因為北美防空司令部失去作用,他們偵測不到昴宿星飛船進入大氣層。所以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在那時發生。

 

Rob: 很好。所以這是地球正義軍和昴宿星人的聯合行動,是嗎。

 

Cobra: 是的。

 

Rob: 在適當的時候你會不會公開這個資訊?

 

Cobra: 也許會。我不知道我能否得到授權公開更多這個資訊。現在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

 

Rob: 美國的電磁脈衝EMP技術如何?很多年前我獲得一些照片,你確認這是來自秘密太空計劃的一部分,那位先生有一間公司製造更先進的太空船,他把這些照片給我看,告訴我政府肯定有EMP武器,它的形狀像一根雪茄而不是一艘大船,是一根可以拿來用的雪茄形狀的物體。談談美國政府或者地球上秘密太空計劃所擁有的EMP,它的效果如何,能否比得上俄羅斯的?

 

Cobra: 地表上很多不同的集團有EMP技術,這不是很難製造出來的東西。不只美國政府,美軍,一些國家的政府也有。這是比多數人所認為的更普遍的技術。

 

Rob: 它的效果如何。和俄羅斯所用的類似還是更強大?

 

Cobra: 效果足以中斷行星的輸電網絡。基本上如果使用的話足以讓西方文明跪下。

 

Rob: 這有沒有可能發生…

 

Cobra: 昴宿星人和光明勢力在監控這個技術,不會讓這個技術被濫用。

 

Rob: 所以他們不能像俄羅斯那樣使用它。他們不能去俄羅斯中斷他們的相當於北美防空司令部的防衛系統?

 

Cobra: 如果他們有所目的,這是可以發生的,如果昴宿星人允許的話。當行星形勢到了關鍵時刻,他們允許了俄羅斯使用這個技術幾次。他們批准這個技術的使用。在昴宿星人和俄軍一些高層之間有一個會議,他們授權使用那些裝置,因為電子騷擾嚴重到一定程度,他們說”需要對此做一些事情”他們向美軍的負面派系展示了這個技術,表明如果電子騷擾在這個程度上繼續下去,就會採取行動。在那之後這種電子騷擾減少了一些。

 

Rob: 好的。

 

Cobra: 不是完全消失,但減少了一定程度。

 

Rob: 你知道自從長崎之後,很少有核彈允許在地表上使用,但根據我的資訊來源,他們過去多次嘗試發起核攻擊。

 

Cobra: 是的。

 

Rob:這些攻擊總是被外星人阻撓。那為什麼地球上的軍隊繼續用這個作為威脅?他們知道永遠不許使用核武,或者他們真的相信金正恩或者其它人能對任何地方發起核攻擊,包括美國?

 

Cobra: 你需要明白外星種族存在的真正證據是高度機密的資訊,需要在一個適當的位置-在軍隊裡非常高階才能接觸到真實證據。我會說美軍內部大部分高級將領沒有權接觸這類證據。所以他們可以推測,但當涉及到軍事學說,推測就顯得不夠好。所以從他們的角度,他們不得不繼續開發核武,因為他們無法確認或者否認昴宿星人的存在。

 

Rob: 關於北韓的情況我很想知道。就像以色列,英國,美國和其它私下牽涉到惡行的國家,我們談論的這個帝國北韓,當然是這個行星上其中一個人權最差,思想控制最嚴重的國家。你能否談談那裡的情況?本傑明的關於可能發生的事情的資訊,從你的資訊來源是不是真的?

 

Cobra: 北韓的人權狀況是這個行星上最可怕的。比1950年代,1920年代的俄羅斯更差。可以和1940年代的納粹德國相比。這背後真正的勢力是耶穌會,這是一個透過西方某些勢力和北韓政府有聯繫的網路。關於本傑明的資訊你需要問得詳細一點,你想我評論什麼?

 

Rob: 他提到(北韓)領導人會逃到俄羅斯,他們會讓他的堂兄弟之類的人接替權力位置。

 

Cobra: 那個計劃,從我的角度和抵抗運動的角度都不會有效,因為這不只是關於一個人。那是一個需要被處理的非常緊密的集團。正如我之前說過,有一整個網路和耶穌會以及一些西方勢力有關。直到這一切解決之前,我不期待北韓有太多轉變。所以需要做的是增加人們對那個國家人權狀況的認知,這將使那個狀況得到轉變。當然到了”事件”發生時,所有這些都會改變。

 

Rob: 北韓的政治和領導核心集團似乎全都被思想控制,肯定有非常強大的幕後黑手,是嗎。

 

Cobra: 是的。

 

Rob: 我不肯定…我意思是在西方很多人欣然贊成某些思想控制,但看起來他們在那邊實行的大量控制是想讓整個行星來效仿,是嗎?

 

Cobra: 實際上北韓是某些陰謀集團派系的實驗室。

 

Rob: 他們的導彈發射是武力威脅還是另有所圖?他們的導彈有沒有能力打到更遠?我意思是他們一直在試射,散播恐懼,但你能否確認他們的試射有沒有重大意義或者是真正的威脅?

 

Cobra: 我只能說有比他們更強大的勢力,那些勢力確保發射不會成功。

 

Rob: 關於中國的情況你有什麼最新消息?我知道這是一個大國,政治很深。昴宿星人或者其他光明勢力有沒有滲透影響那個國家?

 

Cobra: 不是公開的。有一些接觸但不是俄羅斯現在的那種狀況。所以我會說在中國內部有一些勢力-在中國的更為秘密的團體-與正面外星人有某種形式的接觸,但這還不是政府層面上的。俄羅斯是目前唯一有直接接觸的國家。

 

Rob: 美軍很明顯知道並且已經與善良外星人有接觸,但他們…

 

Cobra: 是的,但現在的情況有點不同。美國的情況非常複雜,因為軍中有非常強大的正義軍同時也有非常強大的負面派系。現在很緊張,此時所有接觸需要非常小心的進行。

 

Rob: 所以沒有一個公開的計劃,這些工作必須區分進行。

 

Cobra: 是的。在俄羅斯,一些高級將軍可以去到一個秘密基地,那裡停泊著昴宿星飛船,他們可以非常自由的交談。但在美國這種事情現在是不可能的。

 

Rob: 好的。最後幾個問題。能否談談紐約地下行動的最新情況-你以前文章提到的那個給抵抗運動領導人邁克爾Michael藏身的天狼昴宿聯合基地,我說得對不對?

 

Cobra: 那是1970年代的事情。那個基地現在…那裡的情況有點不同。

 

Rob: 談談邁克爾,他仍然在地下受到保護?

 

Cobra: 是的,他仍然領導抵抗運動。他還在那裡,現在非常活躍。

 

Rob: 好的,這是好消息。似乎很多光之工作者想加入。你覺得那些有能力的人有沒有可能提供幫助,除了分享消息,冥想和寫部落格之類?有沒有可能親身加入(抵抗運動)?

 

Cobra: 有兩個因素。第一個是安全因素。抵抗運動不能以更直接的行動保證任何參與者的安全。這真的太困難,除了非常罕有的情況以外。但抵抗運動自己能更有效完成這些工作,因為他們受過訓練。我需要這麼告訴你們,絕大部分為光之工作者的地表人類沒有在那個層面上為完成一些工作而受過訓練。他們沒有受足夠培訓,不夠穩定的不受挑釁去做一些負面的事情。我會說大部分人沒有為此做好準備。

 

Rob: 是的,我某程度上同意。但似乎有些情況下人們在常規戰爭中不顧生死。所以很多人…

 

Cobra: 這無法解決問題,不會有所幫助。一個技藝嫺熟的抵抗運動成員,他能夠在短時間內在任何人不受傷害的情況下安全的完成一件工作,而不像地表一小部分人那樣可能(自己)受傷並且冒上更大的風險而低效率的完成工作。這不會發生在抵抗運動人員身上。抵抗運動想提高而不是降低效率。他們想要減少傷害和達到正面的效果。

 

行星解放不是一部浪漫的英雄電影。這是一個真實的情形,有時人們出於錯誤的理由想要加入。他們想在人生中做點事情,他們想讓生活更有趣一點。但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不是一場遊戲。

 

Rob: 是的。這是在地球上的真實的情形,我肯定有很多人被真誠的行動激勵,而不只是為了在生命中做一點點事,但….

 

Cobra: 對於那些人,我會建議他們多點學習,讓自己的性格更加可靠,讓光明勢力能指望他們不會輕易受挑釁。比如遇到一點負面影響,他們不會互相攻擊。對於地表上想加入的人們,其中一個主要課程是能互相合作,不要互相攻擊,互相打架。這是主要任務。那些透過測試的人期望在未來能參與更重大的事情-可能甚至在”事件”之前。

 

Rob: 這是很好的消息。大家應該明白了。開發自己的洞察力,保護和面對攻擊控制自己想法的水準。Cobra你看過我之前訪問的文字記錄,似乎這是一個合適的時候,因為你被那個知情人well aware one攻擊。這很可笑,任何認識你或者見過你的人都能分辨那絕對是虛假資訊。關於這個特別的人,他是否心理不正常並且被挑動?或者是一次商量好的針對你的虛假資訊誹謗?你怎麼看。

 

Cobra: 那個人被執政官挑起。他們只是”暗示”他需要寫點什麼,原因是我寫的東西與他的信仰體系不相配。一些人把很多能量投入到他們自己的信仰系統,如果那些信仰體系受到挑戰,他們就會攻擊那些挑戰他們信仰系統的人。一些人也把很多錢投入到第納爾騙局裡,如果有人告訴他們可能拿不回投資,或者拿不到所投資的東西,他們也可能會受到挑動。這就是為什麼這些攻擊會出現。當然,更深層的原因是因為我公開了重要資訊,一些負面的勢力-執政官想阻止這個資訊的傳播。這是協調行動的一部分,正如你可能知道,Corey Goode在幾天後也受到攻擊,這是同一個行動的一部分。

 

Rob: 能否談談那個人?他是直接在現實層面接觸到執政官還是在能量層面?

 

Cobra: 不,這只是一個來自能量層面的示意。我記錄了很多例子,比如人們從他們的靈性指導收到他們需要攻擊我的指示,這一類的事情。

 

Rob: 好的,非常感謝你的資訊。謝謝你回來完成這個訪問,這是榮幸和愉快的。我們嘗試儘快發佈。很感謝Cobra今天來到節目上。

 

Cobra: 謝謝你的採訪。希望我們能儘快發佈它。

 

Rob: 是的。我們會把它交給我們的抄錄員Sam,Chris會把音頻調整好。謝謝你們的收聽,光的勝利!

 

Cobra: 光的勝利,謝謝。

 

原文: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transcript-and-audio-of-cobra-interview-5-12-2017/

 

翻譯:erttq010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