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虛嗎?」我雙手拉著臉頰。

       「對呀! 妳應該要謙虛一點吧! 哪有人整天說自己很美、很正的?」曉萍笑得很奇怪,那微笑不是太自然。

       「我只有感覺對的時候才會說。」我想了想,問道:「不過,我一直以來都這樣呀。妳為何現在才要求我要謙虛?」

       「算了,當我沒說。」曉萍低下頭,把手伸進外套口袋中摸索。

       「不,我們是朋友,妳可以跟我說啊。」我阻止她拿手機。

       「哎呀! 沒事了啦! 妳不要再追問了,這樣很煩。」曉萍露出了我之前從未看過的表情;如果表情可以用口味來形容,我會說酸酸的。

       儘管當時,曉萍沒有給我正面的答覆,但我最終還是從別的地方得到了答案

 

 


 

 

       「氣質氣質! 美女要保持氣質喔!」博劭對著我微笑,最近他常對著我笑。

       「什麼氣質?」我歪頭。

       「妳剛剛開玩笑的時候笑得太大聲了,都不加修飾。還有啊,吃飯的時候,妳常常把食物丟起來用嘴接,要小心不要噎到喔。講話的時候啊,如果能夠保持謙虛就更好了。」博劭笑得很詭異。他大概是在我變瘦之後,態度改變最多的人。

       「你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偏心啊? 我想笑得多大聲,干你什麼事?」

       「因為我人很好啊,所以才會為妳著想,希望妳也變得更好。」博劭不加思索的回答。

       「是喔? 那為何你從來沒有建議班上的其他女生要保持氣質? 喔! 咖哩耶!」我打開飯盒,讚賞著姐姐為我準備的可口便當。

       「哎呀,班上同學不會像妳這樣吃食物呀。」博劭笑咪咪的。他平常根本不是這個樣子。

       「那為何我胖的時候,你從來沒建議我要保持氣質?」我繼續追問,而博劭只是笑而不語。

       隨著我在班上的異性緣越來越好,我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成了某些女生的眼中釘;特別是喜歡博劭的那一群。

       「孟婷喜歡勾引男生。」

       「孟婷是個狐狸精,暗中偷男生的心。」

       「孟婷嘴巴很賤,常常私下說別人的壞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無中生有的謠言在班上傳開了。

       而我,從未解釋過什麼。

       沒發生的事情何必花時間解釋呢?

       反正,瞭解我的人一定會知道這些都是假的吧! 我總是這樣覺得。

       直到謠言被持續的擴大,全班都七嘴八舌的討論我的八卦時,我才發現真正瞭解我的人在班上根本不存在。

        即使是之前會在男生開我玩笑時,跳出來幫我講話的那群女生,現在也對我不理不睬的;甚至在跟我眼神交會的時候,透露出莫名的敵意。

       「早就跟妳說過了,誰叫妳都不謙虛一點。呵呵。」對於我同性緣開始掉落的事,曉萍顯得有些高興。

       「這跟我謙不謙虛沒關係吧。難道覺得某人不謙虛就可以到處散播謠言攻擊她嗎? 我覺得班上的人都有自我價值匱乏的傾向。」我趁著下課時間,趕緊把放在抽屜的巧克力脆片拿出來吃。

       「不是啊。如果妳沒有表現得那麼誇張,其實也不會時常被攻擊的。最近,班上女生都說妳很自大呢!」曉萍一臉認真。

       「對阿,她們是這麼說,不過我有嗎? 不懂耶! 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為何最近才開始被大家攻擊?」我嘴裡喀拉喀啦。

       「似乎她們也認為妳應該謙虛一點。」曉萍拿出手機

       我沒有再發問。

       我一向不喜歡對外尋求解答,除非對象是我姐。

       對於大部分的問題,我喜歡自己思考,因為很多時候,我是唯一一個會給予自己滿意答案的人。

       無庸置疑,班上女生的心態是矛盾的。

       曉萍說自己很胖的時候,班上的女生覺得曉萍做作、討厭。

       我說自己美麗的時候,她們又覺得我該謙虛一點。

       所以是怎樣? 乾脆大家都保持無聲,不要講話好了?

       還有一點更奇怪。

       自從我變瘦之後,我開始注意到一些異象。

       非常確定的是,我大辣辣的個性沒有變,人生觀點沒有變,吃相沒有變,自戀的態度也沒有變。 

       我依舊講我想講的,做我想做的;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然而,在我胖的時候,我表示自己是美麗的,從來沒有人要求我要謙虛。

       在我變瘦之後,我只要一說自己是美麗的,大家就認為我「應該要」謙虛一點。

       我曾試著反省,但我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做錯什麼;我唯一做的,就是說出我認為的自己而已。

       難道我連說出自己所是的權力都沒有嗎?

       諷刺的是,當這些人認為我講的話是假的,他們會以當面嘲笑或私下取笑的方式來否定我。

       而當他們認為我講的話是真的,他們又希望我以謙虛的名義來否定自己,或至少「不該」把真相講出口。

       我開始察覺到有某些過度保守、自我否定的觀念和禮數正在摧殘著這些人的思想和行為模式。

       我認為我是美麗的,但我不能自己講,必須等別人來講才行。

       儘管我認為自己是美麗的,當別人讚美我的時候,我也要「謙虛的否定事實」,然後回答:「沒有啦!」

       久而久之,自我價值感就會隨著否定而匱乏。

       這是一種禮貌嗎? 還是一種很虛偽、做作又多餘的表現?

       而過分壓抑自我,最終就會變成像曉萍這樣,明明瘦到不行,卻還要堅持說出與事實相反的話語。

       也許,曉萍真的如其他女生說的那樣,只是想聽別人的讚美吧?

       但是為什麼她會需要別人的讚美? 這不正是「自我價值匱乏」的結果嗎?

       我們不可以講出自己所是的,只能保持謙虛;我們不能自誇,只能等別人誇獎;而別人真的讚美了有關於我們的事實,即使我們心理認同也要裝作不同意的樣子。

       也許這就是為何班上同學會認為做自己的人都是瘋子。

       因為,真正瘋狂的,是在被這個體制調教、定型之後所帶來的副作用,也就是「集體異常」。

       為了配合觀念告知我們的禮貌,大家透過不斷的壓抑自己、否定自己,不敢承認自己所是;最終,所有配合的人將因為這些多餘的禮貌而失去自我。

       然後呢?

       他們就會獲得「正常人」的頭銜,而不是「瘋子」。

       「妳在笑什麼啊?」曉萍發問的同時,手指快速的關閉手機裡的廣告。

       「妳知道嗎? 過去我曾一度認為會在男生開我玩笑時,跳出來幫我講話的女生是因為認同我的聲音。」我顆顆顆地笑了起來。

       「那現在呢?」曉萍問。

       現在我知道,這些女生並不是認同我。她們的正義感只是來自看不過去的同情心。換句話說,在我還很胖的時候,我說自己是美麗的,她們從未真的同意過我所說的。她們想捍衛的不是我的聲音,而是看不慣男生講出了她們也認同的,有關於我身材上的『主觀事實』。

       「喔? 沒想到妳會這麼說呢......曉萍放下手機,眉毛一高一低。

       「自從我瘦下來之後,她們當初認為有關於我的『主觀事實』也跟著改變了吧!」我哈哈大笑:「現在,她們都認同我的聲音了,所以就希望我可以自我否定。

       曉萍睜大眼睛,隔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吐出一個問句:「那妳現在該怎麼辦?

       「我會教育大家! 讓大家找回自我價值感的! 哇哈哈!」我雙手插腰。

       我開始覺得,瘋子是一種另類的讚美。

       至於正常人,這大概是我最後一個想成為的「東西」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