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非凡的,我是美麗的,我是獨一無二的。

       打從出生第一天起,我就知道這是事實,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來教我。

       如果我不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我身為又有什麼意義呢?

       接下來要分享的是我的故事......

 

 

       這故事開始於,一個被人稱作是學校的地方。

       我在這裡學了不少東西。但這些東西並不是來自於課本,而是存在於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說句老實話,我不喜歡讀書,因為我討厭課本。

       我討厭那種被人設定好我該學什麼的感覺。

       我喜歡當個觀察者,我喜歡研究每件事背後的起因。

       我在班上的座位,位於中間排的最後一個,這正好可以輔助我研究這個被稱作班級的小型生態圈,觀察著所有人的互動。

       我注意到一個現象,班上有好幾塊,愛講話的人喜歡跟其他愛講話的人坐在一起,功課好的人跟其他功課好的人坐在一起,同樣類型的同學會互相吸引彼此,然後坐在一塊。

       而我,獨自坐在後頭,我左右邊的位子都是空的,因為沒有人想坐在我旁邊。

       我不認為班上同學會討厭我,但絕對稱不上是喜歡。

       我可以看得出來,我身上有些特質是大家都排斥的。

 

       這是我在學校學到的第一堂課:物以類聚。

 

      「真的是! 妳什麼都做不好! 全班就是因為妳不讀書,平均分數才會一直被拉下來。」班導把考卷重重的壓在桌上,想表達他的對我的不滿。

       「喔,但我就沒有想要讀啊。」我碰撞著手中的鉛筆和橡皮擦,這是一場屬於文具間的肉搏戰,由我親自主導。

       「這不是妳想不想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妳自己的人生! 妳一點才能都沒有! 還不花時間好好讀書!

       「沒那麼嚴重啦。老師,我只是還沒發展出才能而已。」

       妳有重視過自己嗎? 能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正常一點啊?」班導的話充滿著誇大的意味。

       「我覺得自己很正常啊,沒甚麼問題。」

       我話才剛說完,全班就笑聲一片。

       「妳很正常,只是比較肥一點。」左前方位子的男同學笑道。

       「她不是肥一點,而是根本胖過頭了。」右前方位子的男同學也補充說明。

       「哈哈! 不瞞你們說,我最近又胖了兩公斤。YES!」我雙手敲打的我的肥肚肚。全班再度笑成一片。

       「許孟婷小姐,請妳認真讀書好嗎! 沒人在乎妳的體重。多多關心妳自己的未來,OK?」班導轉身,走向黑板,口中碎碎唸:「多虧了孟婷,又浪費了我十分鐘在罵人。好了,上課!」

       看著老師離去的背影,我把藏在抽屜的漢堡拿出來,啃了一大口。

       嘖嘖,明明是他自己選擇罵人的,還把問題推給我。

       說真的,我不是不知道,老師說什麼關心我的才能啊、關心我的未來啊,說得很好聽。

       而實際上,他關心的只是他自己的面子而已。

       我從來沒聽過班導建議我少吃一點,太胖會影響健康之類的。他每次罵我都是因為我的考試成績一直在拉低班上的平均分數,讓他在其他的教師面前無法炫耀。

       逆以為我不知道嗎逆!

       我考試很差,但我並不笨。

       我喜歡分析每件事背後的原因,沒什麼事可以瞞得過我的法眼。

       喔,對了! 差點忘了講,我大概是全校最胖的小學五年級生,一百三的身高和六十八公斤的體重。

       我知道這對一個小學生而言,聽起來有點驚悚,但這就是事實。

       在班上,同學幫我取了各種稱號:巨大戰艦、移動式脂肪、油膩膩、肥滋滋、肥孟婷、史前巨獸等等的......。

       大家輪流幫我想了那麼多的名字,我是很感激啦! 不過我個人最喜歡的,還是史前巨獸,有種莫名的野性! 讓我想對著某人嘶吼,發出一串沒營養的叫聲。

       我甚至有次還在考卷的簽名處寫上史前巨獸(加插圖),可惜班導沒有幽默感,把我訓了一頓。

 


 

        速食餐廳,我與曉萍坐在角落。

       「孟婷,妳不要再吃了啦!」曉萍左拖著下巴,右手黏著手機,滑個不停。

       「叫我史前巨獸啦! ㄖㄨㄚˋ!」我張牙舞爪的扭動著脖子,發出怪聲。曉萍卻看都沒看我一眼。

       曉萍是我們班的班花,時常都有一堆男生圍著她。

       不過班上的女生似乎都不太喜歡她,所以她總是選擇跟我膩在一起。

       「說真的,班上的同學一直嘲笑妳,妳都不痛不癢。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曉萍說話的時候,依舊看著手機。

       「嘲笑甚麼?」

       「一直說妳胖啊!」

       「那是事實啊,我是肉肉的。但肉歸肉,卻絲毫不減我的風采!」我聞著薯條誘人的香氣,感覺身體也跟著飄了起來。

       「不減風采? 」曉萍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繼續低頭滑手機,說道:好吧,就算風采不減,但也該是時候減減肥了。再過三個月就是運動大會了,如果妳要跑大隊接力,要跟大家一起練習唷。」

       「放心! 我會跑很快的!」閉上雙眼,我咀嚼著薯條,享受著每一寸酥脆帶來的魅力。

       「對啦,都妳自己講的。老實說,有時候真想跟妳借一點樂觀來用用。

       「樂觀不是用借的,妳必須了解自己的非凡之處,還有瞭解自己的美麗。」我隨手丟起洋蔥圈,巧妙地讓它降落在我的舌尖,如套圈圈般的完美掛住。吸入嘴中,美味綻放。

       「瞭解自己的美麗? 妳?」曉萍再度抬起頭,一臉難以置信。

       我豎起拇指指向自己,露齒笑:「沒錯! 就是我!」

       曉萍左眼下方的肌肉抽動著。

       她大概是被我的魅力給震住了吧! 哇哈哈!

       在班上,曉萍是少數幾個願意跟我談心的人,其他人則是開玩笑居多......

       「非凡? 美麗? 妳有沒有搞錯啊!」

       「巨獸,如果妳算美麗,那全宇宙都是大美女了。」

       「移動式脂肪的自我感覺總是良好到不行啊。」

       「大家不要嘲笑她,我們不能用人類的標準來衡量戰艦啊!」

       班上男生都喜歡開我玩笑,而女生有時會跳出來幫我說話。

       「你們很過份耶! 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幼稚!」

       「人家的身材怎麼樣,干你們什麼事!」

       「你們有想過人家的心情嗎!」

      「大家不用擔心,請不要為我吵架,我心情很好! 哇哈哈!」 我雙手叉腰。

       我心情很好,直到班導擅自幫我取消了大隊接力的棒次。

       「第六棒是孟婷? 誰把她排進去的啊?」班導對棒次的編排很不滿意。

       「她自己排的......孟婷說她想跑大隊接力。」班長站在老師前面,推著眼鏡。

       「她想跑就得讓她跑嗎? 她平常有跟我們一起練習嗎? 胖成那麼樣子,還跑什麼大隊接力啊?」班導連珠炮發、砲火四射,開始為他自己的面子扯別的事情。

       「妳平常把我們班的平均成績給拖下水還不夠,現在連大隊接力也要扯後腿是不是?」

       「老師,我想體驗跑大隊接力!」我舉手。

       「誰管妳想體驗什麼! 妳是想害我們輸掉比賽吧? 一點榮譽感都沒有! 妳......咳咳......」老師話還沒說完,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嗽。

       「輸贏不重要啦! 好玩就好嘛! 反正不管我們班得到第幾名,老師你都不會多一塊或少一塊肉。」我把自己的水壺遞給老師,問:「老師,你要不要喝一點......」

       「不要!」

       班導生氣地把我的水壺打到地上,水全都倒了出來。

       今天的值日生在第一時間睜大了眼睛。

       全班都安靜了,大家都不敢發出聲音......除了我。

       「老師,你的情緒控制能力好像不太好。」

       「出去! 罰站!」班導指著教室門口,漲紅了臉頰。

       「為什麼我要罰站? 我又沒怎樣。你越生氣,越顯得我說的是真的。」

       如你們所見,我有個很大的問題,但是當時的我卻渾然不知。

       我有張大嘴巴,總是在第一時間講出我想講的,毫無保留。

       那一天,班導要我在周記上罰寫「我對老師要有禮貌」八個字,要寫二十遍。

       而我,懶得寫半個字。

       只要認真的分析罰寫背後的意義,你也會得到一樣的結論。

       如果有什麼事情讓我覺得自己應該改進,我會直接改進,而不是罰寫。

       如果有什麼事情是我不想改的,我也不會浪費時間去罰寫。

       改進與否,才是問題所在。

       罰寫? 這完全是個沒意義且多餘的動作,只是為了滿足老師個人的控制慾所給予我們的懲罰罷了。

       而且,就算真的罰寫了一百遍而開始對老師有禮貌,那也是因為學生不想罰寫,而不是發自於真心的尊敬老師;連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這些人真的是大人嗎?

       「懲罰妳也是在懲罰我自己耶,妳懂嗎! 我還要幫妳訂正耶!」

       班導總會補上這麼一句話。

       但,是誰在選擇懲罰自己的呢? 是我還是老師呢?

       如果是老師自己做的選擇,又怎能直接怪到學生的頭上? 一點責任感都沒有。

       我有太多事情要做,才沒時間把精神浪費在那裡。

 

       我在學校學到的第二堂課就是:唯有拿回責任感,你才能看見改變的力量。

 

       很多人總是在第一時間把責任感推出去,問題箭頭永遠指向別人,以至於他們無法看見問題產生的真正源頭。

       也難怪這些人無法為自己做出改變,只是無意識地在同樣的抱怨中循環著。

 


 

        回到家裡,我伸了一個懶腰,順勢把書包丟到床上。

       「孟婷,書包髒髒的,妳這樣會把灰塵也帶上床。」姐姐輕聲細語地提醒我。

       我家只有四個人,我、爸爸、媽媽跟姐姐。

       爸媽睡一個房間,我跟姐睡一個房間。

       爸跟媽都是上班族兼工作狂,整天忙著在外面東奔西走。

       唯有假日,才會花比平常多的時間陪我跟老姐。

       也唯有假日,媽媽才會加入擦地板的行列。

       平常,家裡的事情幾乎都是姐姐在做,包括打掃、洗衣、煮飯、整理房間。還有照顧愛出亂子的我。

       姐姐白天上學,下午做家事,晚上寫功課,剩下的時間做她自己的事。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跟姐只差了兩歲,得到的待遇卻天差地遠。

       在家裡,姐姐不像我時常闖禍,她總是乖巧又聽話。

       爸媽對我姐愛到不行,三不五時就買禮物送她,而我的禮物都是參考書......噁~

       在學校,姐姐是大家公認的校花,傳說中的氣質美少女,身材苗條也波濤胸湧。

       不只如此,她的課業一直都名列前茅。

       如果我在學校是開心果兼恐龍妹,那她大概是被全班捧在手掌心的小公主。

       但是,只有我知道姐姐不為人知的一面。

       別看姐平常都乖乖的,其實她也是很頑皮的,而且超會演戲,每次都把爸媽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過我沒有拆姐姐的台,因為我跟姐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姐很關心我,會督促我該做的事,也常常在爸媽面前說我的好話。

       姐姐說過,她不把我當小孩看待,而是把我視為跟她平起平坐的大人;儘管她只有十三歲。

       「老師要妳罰寫......這是怎麼回事啊?」姐姐看著我聯絡簿上的紅字。

       這是我喜歡姐更勝於爸媽的其中一點,她都會先問事情的起因,而不是劈頭就罵人。

       「姐,我今天想跟妳一起洗澡。」

       「等我運動完再洗。妳先回答我的問題。」姐姐頓了頓,問道:「對了,妳今天要不要跟我一起運動啊?」

       「我不要,很無趣。」我玩著肚子上的肥肉,想都沒想就駁回姐的提案。

       姐姐每天都會看瘦身DVD,跳著固定版本的健康體操。

       我不是沒想過跟姐一起跳,不過我對那種一成不變的律動,實在提不起勁。

       「那今天來點不一樣的,我們來跳舞吧!」姐姐挑眉,露出神秘的微笑。

       「跳舞?」

       「我今天在學校有下載很多好聽的音樂唷! 我們一起跳舞吧! 隨便跳,開心就好。妳怎麼說?」

       「聽起來好像很有意思。」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我後來才知道,當時姐姐之所以會那樣提議,是因為爸媽特別交代,要她好好監督我運動,免得我的體重無限增加。

       當晚,姐姐放了我從來沒聽過的音樂,是舞曲。

       「好好聽!」我隨著音樂搖擺了起來。

       體內似乎有某種東西被音樂給啟動了,一瞬間就燃起了藏在我血液裡的舞鬥魂。

       我面對著鏡子,看著甩動每一寸肥肉的自己,突然有所領悟。

       「姐,我覺得自己根本是天生的舞者。」老天! 我差點被自己的美麗給迷倒!

       「姐也覺得妳很可愛啦! 哈哈!」姐姐笑得很真誠。

       那天晚上,我一跳不可收拾,兩個多小時過去,我卻沒有任何疲憊感。

       反倒是姐姐,她早已滿頭大汗坐在一旁看我表演。

       「身為一個胖子,妳的體力也太好了吧?」姐姐直接走到電腦前把音樂關掉,完全沒有問我的意見。

       「姐! 妳幹嘛!」我激動的抗議。

       「該一起洗澡了,過來吧。」姐電力十足的微笑。

 

       浴室裡,我把今天在學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老師還說......罰寫是應該的! 想當年啊~ 我們也都是這樣過來的。」我一邊模仿著班導的聲音,一邊將內褲脫了往門上一踢,內褲直接掛在浴室門後的吊鉤上。

       「拜託,誰在乎這些死腦筋的大人不知變通的學習過程啊。」姐的雙手在頭上搓著泡泡,說:「不過呢! 妳還是要給師長們留點面子。不要不給他們台階下。」

       「我只是點出事實,而老師沒辦法接受事實。為什麼大人時常會雙重標準的認為小孩應該給他們保留面子,而他們對小孩卻做不到相同的事情? 更何況,這只是心態問題,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大概連生氣都不會。如果有人指正我不合理的行為,我不會覺得丟臉,只會評估對方說的是不是事實、要不要做改變。搞不好還會感謝他勒!」淋濕身體後,我拿起蓮蓬頭瞄準我姐的頭掃射。

       「孟婷,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這樣直來直往的。妳長得越大,越會遇到很多不講道理的人。所以學習在適當的時間點往後退一步也是很重要的唷。」姐也拿起另一個蓮蓬頭對準我,把「水」力開到最大。

       看到沒? 我們總是直來直往的,包括水柱。

       一般人洗澡是沖自己,但我們喜歡沖對方。

       「我希望我學的是往後退一步,而不是失真。再說,大隊接力不過是一場比較大規模的遊戲。遊戲就是遊戲,會把遊戲和榮譽畫上等號的人才無厘頭勒。

       「儘管是遊戲,但沒有人想輸嘛。妳平常沒跟大家一起練習,又突然說想參加,這樣很突兀。世界可不是繞著我們轉的齁。好啦!別冲了,我洗好了。」姐的頭髮用力往前一甩,把水滴打在我臉上做最後的反擊。

       「也對啦! 我確實不該因為自己想體驗就扯大家的後腿。我也試著像姐一樣用力把頭髮往前甩,結果只讓水滴跑進自己的眼睛。

       「我好了喔,妳慢慢洗。不要不抹肥皂,髒髒。」姐把毛巾遞給我。

       「姐......

       「嗯?」

       我想到一個可以體驗大隊接力的好主意了。哇哈哈!」我把頭輕輕靠上姐的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