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風  

       「阿崙,聽說你的女友很正。有照片嗎?」瘋狗突然問上一句。

       這一問,全班都把注意力放在阿崙身上。

       大家都知道,他們家老大並不是真的對阿崙的女友有興趣,而是想確認阿崙是否在說謊。

       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阿崙是騙人的,但是全班都在猜測他自己捏造了一個虛擬的女友當成是每次臨陣脫逃的藉口。

       如果阿崙說的是真的,那之前打架常常缺席的事情就可以勉強說得過去。

       如果阿崙說的是假的,那今天就有好戲可看了,因為瘋狗最痛恨別人不老實。

       「有阿,我把照片設成手機桌布呢!」阿崙拿出手機。

       「有簡訊對話嗎?」瘋狗連看都沒看,就丟出下一個問句。

       「有是有,但是我跟馬子親密的對話,怎麼好意思給老大......」 

       「你在靠杯什麼? 讓我看一下對話存不存在。」

       全班都屏息著看著這一幕,與其說是緊張,更多的是興奮與期待。

       阿崙身為全班功課第二名,同時也是瘋狗浪打架前五強的成員,這點讓班上同學十分忌妒。但這些都不是大家想看阿崙被揍的主要原因。

       阿崙平常就很喜歡壓榨、恐嚇比他弱小的同學,不只是言語上的調侃常常越界,有些惡行甚至讓被他欺負過的人恨得牙癢癢。

       那種恨意,這不是每個禮拜隨便發個A片就可以抵掉的。

       「喔.......這些就是我們的對話了。」阿崙將手機對話中的訊息由下至上,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的滑動,讓人能看見對話的存在,卻無法深入實際內容。

       「怎麼了嗎,老大?」阿崙面露不解,準備把手機放入口袋。

       「等一下,」瘋狗打了一個哈欠,說:「你現在能不能撥給你馬子,隨便講幾個幾句話來聽聽。」

       「老大......是懷疑我說謊?」阿崙傻眼。

       瘋狗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阿崙。

       「搞甚麼,你們大家都懷疑我說謊嗎? 覺得我有馬子是騙人的?」阿崙注意到班上的其他成員都抱著看好戲的表情,其中還包括剛剛主動跟他要A片的同學。

       「你只要證明你沒說謊就好了,別浪費我的時間。」瘋狗皺起沒耐心的眉頭。

       「好啊!」阿崙忿忿不平打開擴音器,快速地撥著號碼。

       沒過幾秒,手機的另一邊就接了起來。

       「喂?老公嗎?」是女生的聲音。

       「老婆,妳到學校了嗎?」阿崙的冷眼掃過全班,在場除了瘋狗和阿崙的小跟班閔傑,大家都慚愧的低下頭。

       「我早就到了。你今天怎麼這麼關心我?害羞捏。」

       「沒甚麼啦。確定妳的安全就好,那就這樣嘍。掰掰」

       「嗯,掰掰。」

       關上手機,阿崙看著他們家老大,語氣不悅的問:「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以後叫你馬子不要在重要群架的時候留你過夜,就這樣。」瘋狗挖著鼻孔,沒有任何歉意。

       瘋狗從不道歉,他認為那是弱者才會做的事。

       看到瘋狗轉過頭,沒再追究,阿崙也默默的走回座位。

       大家繼續聊天,全班再次吵成一片。

       當時,除了閔傑,沒有人注意到阿崙在回到座位後,嘴角掛著一抹非常陰險的笑容。

       閔傑緊握著手中的鉛筆,凶狠的瞪著阿崙。

       可惡的混蛋! 噁心的偽善者! 剛剛那個接電話的女生,明明是我的女友啊! 閔傑在心裡咆嘯著。

       這時,阿崙的目光突然不偏不移的轉向閔傑這邊,四目相瞪。

       僅僅一個眼神,就讓閔傑下意識的把視線轉到地上。

       閔傑看著地板,眼中夾雜著屈辱、恐懼和對自己的憤怒。

       他想起了二十分鐘前發生的事。

 

 


 

 

       「去你的! 叫你馬子配合一下會死啊!」

       四樓的廁所旁邊,兩男一女。

       阿崙單手將閔傑架在牆上,就在閔傑的女朋友雲如面前。

       一大早,閔傑接到阿崙的簡訊就急忙趕上來,誰知道會是這種結果;更糟糕的是,他還把自己的女友給帶了過來,簡直丟臉丟到家了。

       「班上同學已經在懷疑我了,你想害我被揭穿嗎?!」阿崙抓起閔傑的衣領,笑說:「反正你的愛情那麼低調,除了我,沒人知道你有馬子的事。所以叫你馬子聽話點,嗯?」

       「阿崙哥,您就趕快交一個女友不就好......」閔傑話還沒說完,就被阿崙一拳摜進肚子裡。

       阿崙狠抓閔傑的頭髮,硬是把他的頭拎起來,問道:「我有需要你教我怎麼做嗎?」

      「拜託你放過我男朋友吧!他又沒惹你!」雲如求情。

      「那妳就配合我演出一下啊。」阿崙大力扯著閔傑的頭髮左右搖晃,猖狂的大笑:「還是妳希望我把妳男友的裸照影印成好幾份,然後貼在學校的牆上?」

      「你別太過份......」

      「閉嘴!」

       大吼的人不是阿崙,而是閔傑。

       雲如無法諒解的看著她的男友。

       「反正只是說說,妳就配合這一次吧。拜託妳了......」閔傑雙眼如死魚般的盯著地板,紅著臉。

       儘管雲如對她男友的懦弱和無能感到生氣,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點了點頭。

       「這不是皆大歡喜嗎? 早就該這樣了。」阿崙放開閔傑,還順手幫他把身上的灰塵拍掉。

       「那我隨便講幾句就好了吧?」雲如異常投入的直直盯著阿崙身旁牆上的黑色塗鴉,上面寫著去你的死賤貨」六個大字。

       「No no no,」阿崙搖頭,露出淫笑:「為了逼真一點,妳要叫我老公才行。」

       「你不要太超過了!」雲如咬牙切齒,連聲音也顫抖著。

       下一秒,閔傑整個人被阿崙一拳打彎了腰。

       「喂,搞什麼,你馬子不聽話耶?」

       「住手! 不要再打他了,我叫就是了!」雲如流下眼淚。

       「這不就得了嗎?」阿崙將頭髮往後撥,嘆了一口長氣,說:「妳手機號碼給我,我隨時都可能會打給妳。記得要裝像一點啊。」

       「喔,還有!」阿崙一邊輸入著雲如的手機號碼,一邊笑說:「以防萬一,妳先叫個幾遍,當作是練習。哈哈哈!」

       閔傑雙手摀著肚子,低著頭,一個字都沒講。他只想吐。

       我是個無能的廢物,連自己的女朋友都保護不好......

       連自己的女友都......閔傑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地板逐漸模糊,淚水滴落。

 

 


 

 

       馬的! 臭小子翅膀長硬啦? 看我等等不教訓你才怪。看到閔傑剛剛瞪自己的表情,阿崙略有怒氣。

       的確,班上同學的猜測是正確的,阿崙確實沒有交任何女友。

       他很早就用臉書辦了另一個假帳號,放上正妹的大頭貼,跟自己設成是情侶關係。

       他有事沒事就用假帳號留言給自己,跟自己對話、打情罵俏的;有時留在公開場合,有時則是用私訊。

       阿崙很清楚投資了那麼多時間所製造的訊息,總有一天能派上用場。

       除了避免容易受重傷的幹架,還可以跟其他人炫耀自己擁有正妹女友,真是再爽不過。

       然而,隨著逃戰的次數增加,阿崙也料到班上同學遲早會對他產生懷疑,也知道瘋狗肯定會要求他做出一些證明自己的舉動。

       全班除了閔傑,沒有人知道阿崙的詭計。

       但是阿崙握有閔傑的把柄,量他也不敢說出去。

       阿崙看了看閔傑,又看了看瘋狗的背影,心中暗笑:他媽的跟我玩? 就憑你們這幫沒腦的廢物和蠢材,還早得很呢! 哈哈哈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哥 你們學校好恐怖喔! 好多負面的人QQ
  • <虎虎生風>是小說系列,所以當小說看就好,不要太認真啦! 哈哈~ >W<

    豐盛一哥 於 2017/06/18 11: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