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風  

       高一時期,沒睡飽的一哥初次踏進重生高中,就受到了鱷魚一夥人的洗禮。

       跟其他新生一樣,在眾人圍毆的情況下,一哥被帶頭的鱷魚強而有力的一拳擊中腹部,整個人趴在地上。

       「我是鱷魚。我不用記住你,但你必須記住我! 歡迎來到重生的世界!」鱷魚踩著一哥的頭,輕藐的說。

       而這,正是鱷魚犯下錯誤的開始。

       當天,一哥睡在走廊上補眠,一動也不動。

       「同學,你還好嗎? 你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路過走廊的老師忍不住問道。

       「沒事,只是睏了。」一哥翻身,繼續呼呼大睡。

       像這樣以大字趴躺在走廊,無視在上、下課的同學和老師的學生,全校大概只有一哥一個。

       這一睡,就睡了整整兩堂課的時間。

       一哥睡醒時,正好是下課時段,於是一哥隨機攔住其中一個路過他的學生:「嘿! 鱷魚是哪間教室的?」

       在重生,沒有人不知道鱷魚是誰,所以一哥很快就鎖定了目標。

       一哥衝進709教室,也就是鱷魚的教室。

       令人意外的,看似瘦弱的一哥實際強悍程度與早上被圍毆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鱷魚的小弟們竟然都打不過一哥。

       鱷魚見狀,決定親自出馬,經過了短暫的騷動和纏鬥,難纏的一哥終於被鱷魚一夥人給放倒。

       「你再出現一次試試看! 我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看著滿臉瘀青的一哥,鱷魚烙下狠話。

       「呵呵……來不及了......我已經記住你了......」一哥舔著嘴角的鮮血。

       從來到重生高中的第一天,一哥就跟鱷魚槓上了;在這之後的每一天,一哥也總是三不五時就去找鱷魚較量。

       說是較量並不精準,更正確的說法是痛揍。

       不管在任何時刻,任何地點,不管鱷魚帶了多少人在身邊,只要被一哥看到,戰火就一觸即發。

       走廊上,發現鱷魚,開啟海扁模式。

       校門口,發現鱷魚,開啟海扁模式。

       轉角處,發現鱷魚,開啟海扁模式。

       午餐吃到一半,衝去鱷魚的教室,把飯盒砸在鱷魚臉上,然後開啟海扁模式。

       一哥的出沒時段是非常隨機又隨興的,有時是早自習,有時是某堂課的下課時間,有時是放學前的打掃時間,有時是校門口的埋伏。

       每當一哥出現,就會引起軒然大波,如同一顆不定時的炸彈。

       一哥的拳頭出奇的快,抗打能力又異常的高。很多時候,鱷魚的小弟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一哥的快拳打到倒地不起。

       「去把樓下的人也調上來這裡! 快點!」鱷魚命令道。

      即使,一哥每次衝進鱷魚的大本營都是以戰敗收場,卻也每次都讓鱷魚的幫派嚴重耗損。
       一般人傷到某個程度,需要幾個禮拜到幾個月的休養才能讓身體恢復原狀。

       奇怪的是,不管一哥被打到甚麼程度,他從未休息過超過一天的時間。

       即使身負重傷,也總是隔天就出現,戰力不減。

       相較之下,被一哥打成重傷的鱷魚幫成員可沒這種能耐,要傷患隔天上戰場簡直是強人所難。

       運氣好,頂多被一拳打倒;運氣差,那不是跌倒後就可以結束了事的。

       手機的另一端:「老大......我今天沒辦法幫忙,我的脖子被那小子打到扭傷,根本動不了。」

       「那個人......根本是個瘋子......我現在包紮得像半個木乃伊,無法上戰場。」

       「他的眼睛......好恐怖的眼睛......」

       「老大,我的手被......」

       「一群飯桶!」鱷魚掛上手機。

       漸漸的,大家發現一哥只揍帶頭的人,對於鱷魚的其他小弟,只要不靠近他就沒事。

       反之,只要靠近"這顆炸彈",那就會跟著遭殃。

       除了幾個跟鱷魚關係良好的拳腳知己,他的其他小弟都不敢在一哥出現的時候接近他。
       鱷魚在走廊上被突擊,在小便斗前也會被突擊,在樓梯口被突擊,在課堂中也可能被窗外飛來的便當突擊。

       無視教師、無視人數、無視對手的強弱;鱷魚從此惹上了一個大麻煩,一哥就像是一場永無止境的噩夢,睡著跟醒著都會遇到的那種。

       在一哥出現之前,鱷魚每天都霸凌著走廊上的同學,快樂得不得了。

       自從一哥出現後,別說是欺負人,鱷魚整天都心神不寧、提心吊膽的,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在哪裡被突擊。

       而且,每次到了下課,一哥就不見人影,想找人賭他都沒辦法;就像是一場誰先被抓到就會流血的躲貓貓一樣。

       在經過了整整三個禮拜的"驚喜轟炸",鱷魚的憤怒和恐懼終於到達了臨界點。

       「我等你很久了!」怒瞪著站在709教室門口的一哥,鱷魚舉起身旁的椅子,勃然大怒:「該是時候做個了斷!」

       看到鱷魚如此憤怒,教室的學生們各個都嚇得臉色蒼白。

       即使是鱷魚的幫派成員,也沒看過他們家老大這副模樣。

       「該是時候讓你滾回沼澤了。」一哥披著一件外套,挑釁地問:「單挑,有沒有種?」

       不等鱷魚答腔,一哥繼續說:「每次都要帶那麼多小鱷魚保護你,到底誰才是保母,我都快搞不清楚了。」

       「你們今天誰都別插手!」鱷魚對著他的小弟們大吼。

       一瞬間,椅子被丟了出去。

       一哥低頭閃避,但他沒空欣賞飛出教室的椅子。

       鱷魚怒視著衝向自己的一哥,決定要讓眼前這個毛頭小子永遠的消失,即使當場打死他也無所謂。

       「想殺誰?」距離鱷魚三公尺遠的一哥,突然丟出了莫名的問句,讓鱷魚愣住了零點五秒的時間。

       一哥踩著身旁的椅子,接著蹬上課桌椅。

       鱷魚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一哥的雙腳已經重重的飛踢在他的臉上。

       擁有一百九十公分的鱷魚,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被別人用雙腳踢臉的一天。整個人往後彈,撞碎了身後的玻璃窗。

       正想急忙爬起來,卻發現眼前一片黑暗。

       一哥順勢用外套蓋住了他的頭,接著是一陣爆打,拳拳到臉。

       這有如狂風暴雨般的快拳,讓摀著頭防守的鱷魚完全沒有喘息的空間。

       幹! 這小子......這些拳擊真的是來自同一個人嗎? 鱷魚在心中暗罵。

       論力量,論速度,這些拳頭的威力也未免太驚人,難怪其他小弟都招架不住。

       當鱷魚把外套扔至一旁的時候,他早已被來自四面八方的拳頭轟得暈頭轉向的。

       雖然鱷魚爬了起來,重心卻依舊搖搖欲墜。

       這時,站在鱷魚身旁的小弟畢恭畢敬的遞了一把大支的美工刀給他們家的老大,鱷魚毫不猶豫地接了起來。

       「哈哈哈,今天誰都別插手。但打一個學弟還要用武器? 真是丟臉到家了!」一哥嘲諷著。

       鱷魚大吼了一聲,將美工刀丟到地上,一腳踹飛了遞給他美工刀的小弟。

       鱷魚衝向一哥,一哥也正面迎擊。

       就在那一天,一哥打破了鱷魚的不敗傳奇,給重生高中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鱷魚戰敗的同一個禮拜,一哥加入了瘋狗浪。

       原本一個一哥就已經夠麻煩了,加入瘋狗浪之後,更是沒有人敢再找一哥的麻煩。

       大家都知道,有瘋狗浪的地方就會有麻煩;而一哥更是麻煩中的大麻煩。

       行動難以捉模又無法被駕馭的一哥,儘管加入了瘋狗浪,卻更像是一個在幫派中悠閒散步的路人。

       除非在想法上剛好一致,不然個性自我的一哥很少配合其他人的動向。

       對於流氓的勢力爭奪戰,以及瘋狗想統一黑三角的夢想,他完全沒興趣;一哥選擇打架,有他自己的理由。

       一哥只有打架的部分是全勤,其餘的菸酒聚會,他只參與過一次;這點倒是跟瘋狗其他的酒肉盟友相反。

       別說是團隊精神了,他根本不在乎瘋狗的兄弟們在幹嘛,也從來沒關心過。

       在瘋狗浪,一哥明顯是個非常突兀的存在。

       當大家聚在一起抽菸的時候,一哥卻走得遠遠的,不想被煙味沾到。

       當瘋狗在罵人,其他小弟都嚇得發抖的時候,一哥卻一個人坐在角落聽音樂,搖頭晃腦的打著拍子。

       而且,一哥時常在奇怪的點開著只有他自己才理解的玩笑;除了他自己,根本沒人笑得出來。

       淺顯易見的,這個人總是目中無人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奇怪的是,對於一哥的胡來,瘋狗似乎也沒甚麼管。

       「馬的! 我就是看不慣那個甚麼哥的! 我不知道那個新來的是在囂張幾點! 打贏鱷魚又怎樣? 難道沒有人給他一點教訓嗎?」

       理所當然的,很多瘋狗的弟兄都看這個新成員不順眼。

       「我受夠了! 那個甚麼哥的,你過來跟我打一場!」

       「好啊。」一哥一向來者不拒。

       然而,所有不服氣的人都會在跟一哥交手之後,以趴著或躺著的姿態收場。

       確實,剛開始大家都慣性的認為輸給高一的菜鳥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不過經過了一年,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戰敗的人數,瘋狗浪也逐漸習慣一哥的作風和不可被戰勝的這一點。

       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新來的絕非菜鳥。

       不管是單挑還是群架,只要有一哥出席的場次,就是勝利;兄弟們甚至為他取了「封勝一哥」的稱號。

       看著瘋狗跟一哥越來越好,火鳥心中頗不是滋味。

       「那個白癡......他到底哪裡像我們了? 馬的!」火鳥總是想找一哥麻煩。

       在一哥出現之前,火鳥是瘋狗浪裡面第二強的,這一點沒有人會懷疑。

       但,自從一哥出現之後,前三強的界線似乎開始模糊了,甚至有成員懷疑一哥的實力凌駕於火鳥。

       這讓火鳥感到非常的不爽,非常非常的不爽。

       「嘿,你們有沒有注意過,一哥打架的時候瞳孔會縮小?」

       「每個人專注的時候瞳孔都會縮小啊。」火鳥挖鼻。

       「是這樣沒錯。但一哥的瞳孔也縮得太小了吧? 有點嚇人啊......那雙眼睛像惡魔一樣。」

       「惡魔個鬼啦! 白癡喔?! 你們都那小子嚇傻了是不是!」火鳥賭爛到不行。

       不過,儘管瘋狗浪裡面有越來越多人認同一哥,他有個很糟糕的毛病卻是大家都無法習慣的。在打群架的時候,除了對方的人,一哥也時常莫名其妙的放倒自己這邊的人。

       每當一哥進入戰鬥狀態,他就像是一個小型的龍捲風,只要被掃過的地方,就會有一堆人趴在地上;敵方的人、我方的人。

       對一哥而言,瘋狗的兄弟們實在太多了,要他記住每個人的臉簡直強人所難,而他也多次表明了自己沒有意願去記住所有人的臉。

       「拳頭不認臉。你夠強,我就會記住的。」一哥的表情涵蓋著八百分的正經和兩百分的欠揍,說道:「別進到我的暴風圈就沒事了。大家順其自然吧!」

       順你媽的! 我還超自然勒!

       大家總是在心中抱怨,卻人沒敢講出來,沒人敢有意見。

       沒有人,敢有意見。

 

 

       網咖旁,瘋狗把躺在雨水中的火鳥打撈了起來。

       「覺得怎樣?」瘋狗問。

       「靠,那瘋子跑哪去了?」火鳥緩緩地站了起來,發現整個世界都天旋地轉的。

       火鳥感到難以置信,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閃不過那小子的拳頭?!

       「他把你打趴之後就離開了。」瘋狗嘆了一口長氣,提議道:「好啦! 我們去喝酒吧!」

       「幹,那小子是不是不倒翁啊?」火鳥摀著臉抱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