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風  

       放學後,瘋狗獨自來到了網咖。

       很快的,瘋狗就發現頂著一鴕鳥頭,趴在電腦前的火鳥,以及坐在火鳥左邊,正在玩電腦附屬應用程式裡的遊戲的一哥。

       「幹!在網咖玩彈珠台? 神經病!」瘋狗忍不住叫道,但是一哥完全沒回應,他玩得正起勁。

       瘋狗發現一哥臉上多了一些瘀青,從顏色判斷,似乎是剛浮現沒多久的新傷。

       「喂!又跟人打架啊?」瘋狗用力地拍一哥的肩膀。他知道不這麼做,這小子根本不會注意到他的存在。

       「喔,你來啦? 坐吧。」一哥雙眼盯著電腦,沒有回答瘋狗的問題。

       「你不是不喝人工的飲料嗎?」瘋狗看見桌上有一罐紅茶,還沒開封。

       「學校發的。我沒有要喝。」

       「沒有要喝,幹嘛拿?」

       「你要喝可以給你。」一哥很爽快。

       「那我拿走了。」瘋狗插起吸管,隨口問道:「所以你有去飛碟嗎? 覺得怎樣?」

       其實瘋狗對這問題的答案根本沒興趣,他只是懶得戳破一哥不想回答打架的事。

       他知道,只要是一哥不想講的事情,不管怎麼問都不會得到正面的答覆。這小子龜毛得很。

       「是個比想像中還有趣的地方。」一哥依舊盯著銀幕,嘴角卻浮現了些許的笑容。

       「嗯......」瘋狗將視線移動到坐在一哥旁邊火鳥:「啊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手機也不開!」

       後腦杓被瘋狗重重的一拍,火鳥抬起頭,愁眉苦臉的。

       「她劈腿了,我沒有心情做任何事了。」黑色的電腦銀幕上映著火鳥自暴自棄的臉龐。

       「沒心情做任何事,但是二十分鐘前,火鳥依舊把在線上的所有玩家全都擊斃了。」一哥旁白。

       「靠夭喔!」火鳥大吼。

       「陳述事實而已。」伸了一個懶腰,一哥繼續專注於打彈珠。

       「何必為女人的事苦惱? 下一個會更好的。」瘋狗坐到火鳥旁邊,輕輕的拍著他兄弟的背:「話說,你什麼時候交女友的,怎麼都沒跟我說?」

       「來不及說啊! 我們交往了整整一天半的時間,她竟然劈腿,這算什麼?」火鳥的眼睛充滿著悔恨,丟出結論:「她根本不懂得怎麼愛人!」

       原本瘋狗想說點甚麼來安慰火鳥,但是他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尤其是聽到他們的交往時數。

       「一天半? 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一哥雙手敲打著鍵盤,打彈珠的聲音跟旁邊正在玩狙擊遊戲的玩家的槍聲不相上下:「只因為她想愛的對象不是你,不表示她不懂得怎麼愛人。醒醒吧!更何況你們約會不到兩天。」

       話才剛說完,火鳥就一拳打在一哥臉上,憤怒起身。

       同一時間,一哥也用力拍桌,激動的站了起來。

       「你們有沒有看到? 哈哈!我破紀錄了!」一哥指著電腦上的第一名驚呼。

       「燃燒吧火……」

       「喂! 別在我打工的地方胡鬧!」瘋狗摀住火鳥的嘴,適時的阻止了這場鬧劇。

       沒人會在網咖玩附屬應用程式,所以這小子打破的紀錄只是電腦中原本就設定好的前三名而已吧......?

       唉......算了。看著在電腦前舞動身軀的一哥,瘋狗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一個小時後,網咖外,大雨滂沱。

       站在屋簷下,瘋狗和火鳥同時點了菸,而一哥則無視所有路人對他的奇異眼光,快速的對著雨水揮拳,試圖攔截從他眼前落下的雨滴。

       「抱歉我昨晚沒有出席。」火鳥正要把菸放入口中,卻瞥見一哥「噗嗤」的笑了出來。

       「沒關係,失戀也不是你願意的。反正是我們打贏了。」瘋狗回應。他並不生火鳥的氣,他明白愛打架的火鳥如果沒出現在戰場,除了失戀以外,沒別的原因。

       但是麻煩的是,火鳥這幾個月失戀的頻率明顯增加了。

       像是這兩個月,他就已經失戀了五次。

       「那很快就可以併吞對方的人馬了吧?」

       「有些變數......情況不是很確定。」瘋狗瞄了一哥一眼。

       「喂! 你他媽的一個人在那裡偷笑甚麼?」火鳥無法理解,一哥竟然還在笑。

       「沒什麼。」一哥把頭別過去,繼續跟雨水搏鬥。

       「三小啊?」

       「好了,先別理他。我要跟你說一下阿崙的事。」瘋狗沒興趣追究一哥為什麼笑,他現在只想講他想講。

       「阿崙怎樣? 他又沒參戰喔?」

       「大家都在猜測,阿崙總是用虛擬的女友做擋箭牌。又說阿崙混進瘋狗浪,只是刻意給我們添麻煩。」瘋狗吸了一口菸,往天上一吐「我不否認阿崙常常是個派不上用場的廢物,不過他有女友的事情是事實。今天正式確認了。」

       「幹! 所以那些照片真的是他女友喔? 我還以為他隨便在網路上抓的勒,馬的那麼正! 真是瞎了眼看上阿崙!」火鳥一整個不是滋味,因為他從來就沒有一個穩定的對象,而且每次都是扮演被拋棄的角色。

       「好好好! 就算真是如此。那每次打架三不五時就躲在最後面打電話烙人的事情要怎麼說? 人勒? 都烙到哪裡去了? 馬的! 根本沒來半個!」火鳥吞雲吐霧,忿忿不平的說:「阿崙不是常說自己過去混得很大條? 結果他每次跟別人單挑都是險勝,然後又愛吹噓說自己的對手有多強。要不是他常常拿A片賄賂我的小弟們讓大家很happy,我早就把他給打翻了。」

       「說真的啦,我甚至有一種感覺,他之所以加入我們,只是因為他在霸連混不下去了,所以才會轉過來這邊。他大概只是需要一個比較強的靠山擋在他前面。」火鳥看著天空上的雲朵,然後吐出一個煙圈,完美的把雲給包了起來。

       「有差嗎?」一哥問。

       「你說什麼?」火鳥瞪大眼睛。

       「阿崙有沒有烙人,有差嗎?」

       「就是沒差才更欠打! 如果他本來就烙不到人,那就更不該裝模作樣的! 你聽不懂人話是不是?!」火鳥嗆聲。

       一哥笑而不語,其實他的意思是,不管阿崙有沒有帶更多幫手出現,都不會改變敵方注定趴在地上的事實。

       「下次幹架的時候再來看看他的表現,要是他又落跑或躲在後面,那就把他踢出瘋狗浪吧! 我們的幫派不需要派不上用場的懦夫。」火鳥斬釘截鐵,他都忘記自己今天凌晨也沒有參戰。

       「嗯,再說吧。」瘋狗的回答很簡單。不過聽到火鳥的這番話,讓瘋狗腦中出現了新的猜測。

       「用不著踢掉吧? 阿崙是A片庫,也許他的貢獻不在戰鬥這一塊,而是娛樂大眾。」一哥的暴打著雨水,拳頭在空中劈哩啪啦的作響。

       「娛樂大眾?! 你搞不清楚狀況喔? 你當我們是什麼?! 你能不能不要發言?」火鳥丟出問題,但他不想再聽到一哥的聲音。

       「打架受傷很難不發炎的,但還是謝謝你的關心。」一哥答非所問,臉上掛著意義不明的笑容。

       「好笑嗎?! 你他媽的到底在笑什麼?」火鳥的怒氣逐漸上升。他一直都很討厭一哥隨意開玩笑的嘴臉,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你也有看阿崙給的A片吧? 我看你們乾脆扯平算了,別計較那麼多。」一哥再次答非所問。

       「說到計較,你這小子不認路就算了,但能不能花點時間認一下我兄弟們的臉? 要不是他們不敢打你,你早就被圍毆一百次了!」

       「叫他們別進到我的暴風圈就沒事了。」一哥蠻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

       「這就是你的回答?」火鳥的耐心到了極限,捲起袖子。

       「嗯,叫他們別礙著。你的兄弟那麼多,我不可能記住每個人的臉。況且,這也不是我的義務。」停止揮拳,一哥把手上的水甩掉。

       瘋狗這次沒有阻止,取而代之的是點了第二根菸。

       瘋狗知道有些事情是阻止不了的,一切只是時間的問題。

       「臭小子! 打從你踏進瘋狗浪的那一刻起,我就沒真的認同過你!」火鳥將香菸往前一彈,說道:「話說,我們好像從來沒真的打過架? 之前可是看在女神的面子上才沒教訓你的。最近正好失戀,你就當一下肉靶吧!」

       「嗯,那你又要斷好幾根紅線了。」一哥看著地上的香菸,踩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