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生風  

       「搞什麼? 那兩個白癡死哪去了!」身為流星高中三年級的老大哥,瘋狗非常不爽的將雙腳架在前面同學的頭上。

       嚴格說來,瘋狗很少有爽的時候。

       「老大,阿崙在來的路上了,至於火鳥……我們連絡不到他,他手機是關機的。」站在瘋狗旁邊的小弟畏畏縮縮的說道:「還有,昨天的事情似乎鬧上新聞了。」

       「上新聞就上新聞,反正這又不是第一次。黑三角的治安那麼差,新聞總是落後好幾步啦。」瘋狗蠻不在乎的把剛喝完的啤酒往後一丟,儘管酒瓶砸到同班同學的頭,卻沒人敢吭聲。

       沒錯,這個如同原始叢林一般的地方就是流星高中。拳頭大的人,站在食物鏈的頂端。拳頭小的人,服侍拳頭大的人,這是千遍一律的鐵則。

       如果要錄取全國最有名氣的四所高中,扣掉飛碟,剩下的三個肯定都是臭名滿天飛的流氓高中,霸連、流星和重生。

       這三所高中彼此相隔一到兩公里的距離,在地理上形成一個三角形;這就是大眾俗稱的「黑三角」。

       所有成績不佳又沒有足夠的錢能賄賂學校的學生都會被分配到這裡。

       說好聽一點,這是分配;說難聽一點,其實是「放逐」。

       這是一種校園式的隔離,那些被教師們認為無藥可救、放棄、唾棄、丟棄的高中生幾乎都會出現在這三所高中,讓他們自生自滅。

       當然,即使是流氓高中,還是有教師的存在。不過這些流氓高中的老師比較像是做做樣子,主要是採放牛式教育,老師在台上講課,台下學生要做什麼完全隨意,老師也不想干涉。

       對於學生打架,大人早已見怪不怪。只要不會有生命危險,幾乎沒有師長有意願多管閒事,沒有人想為自己惹上多餘的麻煩。

       在這裡,很少有灰色地帶,學生不是特愛惹事,就是不想惹事。愛惹麻煩的同學站在食物鏈的頂端,不愛惹事的同學則是備受頂端人物的使喚;瘋狗,理所當然是屬於前者。

 

 

       瘋狗還在讀幼稚園的時候,就一直是個讓老師們很頭痛的學生,他總是喜歡去欺負別的同學,不管怎麼處罰都沒用。

       到了小學,亂打人的這一塊更是變本加厲。

       即使老師有跟他爸爸告狀,情況也沒有改善。

       實際上,瘋狗他爸根本不在乎。

       瘋狗身為單親家庭的成員,從小就常常被他那喝醉酒的爸爸隨興的毆打,活像是一個出氣筒。

       「你為甚麼要打我? 我又沒有做錯甚麼。」瘋狗哭著問,當時他只有六歲。

       「你是個廢物,廢物就該被打!」他爸一腳踹在瘋狗臉上。

       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造成瘋狗的身心靈嚴重的創傷。

       他看不慣別人擁有幸福的家庭關係。

       他看不慣別人過得很和樂的樣子。

       他看不慣別人的爸爸對他們的孩子很好。

       他看不慣,所以憎恨;他憎恨,所以選擇破壞。

       「你是個廢物,廢物就該被打!」瘋狗一腳踢在同學的臉上。

       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瘋狗從小就不喜歡爸爸對他的種種行為,但是自己卻不知不覺的效仿。甚至用各種理由,把自己對他人的暴力行為合理化。

       只有強者,才有囂張的資格。

       帶著暴躁的脾氣,瘋狗升上了國中。

       剛開始,體格粗壯的瘋狗以為他到哪裡都可以稱霸,直到他惹到了一群跟他差不多強壯的不良少年。

       瘋狗在一打多的情況下戰敗了,這讓他領悟到自己還需要變得更強,才能爬到所有人的頭上。

       隨著瘋狗不斷的招惹麻煩和打架經驗的累積,他開始有了自己的幫派圈子。

       國中三年過去,瘋狗併吞了學校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幫派團體,其中包括同樣跟瘋狗一樣橫行霸道的國三全年級前任老大-火鳥。

       瘋狗跟火鳥臭氣相投,儘管火鳥打不過瘋狗,但他們卻彷彿是兄弟一般,有著共同的夢想,那就是成為黑三角的霸主,讓所有人都怕他們。

       「等到我們到達頂點的那一天,我要跟你再打一場! 看看誰是真正的霸王! 燃燒吧火鳥!」火鳥喝了一口啤酒,笑得很暢快。

       「沒問題! 隨時等著你來挑戰! 幹!」瘋狗出口成髒,露出罕見的笑容。

       沒有意外的,在滿分八百四十分的畢業考中,瘋狗與火鳥用了十二分和十八分,考上了同一所流氓學校,流星高中。

       在流氓學校裡,霸凌和暴力事件通常都沒人管制。

       想要用拳頭擴展勢力,沒有比黑三角更適合的地方。

       瘋狗和火鳥帶著他們的幫派成員,大鬧了整個流星高中。

       僅僅花了一年的時間,瘋狗就讓流星絕大部分的幫派屈服了。

       合併了流星高中絕大多數的幫派團體,「瘋狗浪」正式成為瘋狗幫派的名稱。
      在瘋狗成為了學校眾人皆知的風雲人物之後,他認為該是時候把勢力再次擴大了。

       新的一年,身為高二生的瘋狗,計畫把霸連和重生的幫派份子也一併收服。

       做了一些功課,他了解到重生最強的幫派,是個由綽號叫鱷魚的高三生所率領的。

       惡名昭彰的鱷魚是個擁有一百九十公分以上的怪物,他有個很嚇人的傳說故事,曾經一個人打倒了一整班的不良分子;至於是真是假,有待驗證。

       瘋狗不是那種聽到傳聞就會馬上當真的人。根據他的經驗,真相常常在傳遞的過程中被誇大。所以關於鱷魚的傳說,非用自己的拳頭確認不可。

       於是,帶著良好的心情和二、三十個人的瘋狗,殺進重生高中,挑戰這個鱷魚。

       「鱷魚嗎? 那個傳說千真萬確!他可是一隻大怪物啊。」帶著眼鏡的重生高一學生頓了頓,接著說道:「不過聽說他昨天在單挑的情況下輸掉了。」

       「鱷魚被幹掉了?」瘋狗咬牙切齒的問:「是誰幹的? 竟敢搶我的生意!」

       「據說是404教室的人幹的,好像是高一的新生。實際情形我也搞不清……」

       「那你可以滾了!」話還沒說完,沒耐心的瘋狗就把那無辜的學生踹到一邊。

       就這樣,瘋狗一夥人到了重生高中404教室的門口。

       「是誰把鱷魚放倒的? 自己站出來!」瘋狗瞪大了雙眼。

       儘管全班沒有人答腔,大家的視線卻一致的投往坐在角落,一位看起來不高不壯、正在聽耳機的學生身上。

       一樣是穿著制服,其他人的制服是淺藍色,而這個耳機男的制服卻是紅黑色的。

       瘋狗大搖大擺地走進404教室,一拳砸在那學生的桌子:「喂! 開甚麼玩笑? 是你小子打贏鱷魚?」

       「嗯?」學生拿掉耳機,抬起頭。

       那一天,瘋狗認識了一哥。

       也是那一天,瘋狗第一次瞭解到,原來這世上還有比自己更瘋的人......

 

 

       「老大! 阿崙來了!」

       瘋狗看著緩緩走進教室,拎著一大袋A片的阿崙。

       「新貨到嘍!」阿崙面帶微笑的說:「抱歉昨天沒參與到你們的盛宴,要是有我在,一定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分出勝負的。」

       「馬的! 你昨晚死哪去?」瘋狗抬起下巴,用鼻孔瞪著阿崙。

       實際上,瘋狗不在乎阿崙在不在場,因為即使少了一個阿崙,他們在戰力上還是佔了絕對的優勢。

       瘋狗賭爛的點在於,阿崙每次都說自己一定會出現,然後又三不五時就放大家鳥。不然就是整天放空話,說要烙兄弟幫忙,結果卻在每次架打完之後,改口說他繞的人都「剛好」有事不能來。

       「昨天突然有點事情,所以臨時不能到場......」

       「什麼鬼事? 解釋清楚。」瘋狗打斷阿崙的節奏。

       「你們知道的,」阿崙擠出勉為其難的笑容,說:「我馬子一直拉著我,要我陪她過夜。我也沒辦法啊。」

       阿崙像是想起了什麼,繼續說:「喔對了! 我一大早就幫你們打聽了,那個豹哥這陣子應該是不會再出現了,他那隻最得意的腳好像瘸了。老大你下手還真狠。」

       「什麼?」瘋狗愣住,原本他打算質問阿崙,但腦中卻閃過昨晚的打鬥的畫面。

       「靠! 那小子到底又再瘋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