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很多人很好心,但執意去幫助不想被幫助的人,這也算是違背對方自由意志的表現。還有,不要試著幫我把褲子拉上去,那也不是我的本意。 (誤)  

我知道很多人很好心,但執意去幫助不想被幫助的人,這也算是違背對方自由意志的表現......

.

.

.

.

.

.

.

.

.

還有,不要試著幫我把褲子拉上去,那也不是我的本意。(笑)

 

~~~~~~~~~~~~~~~~我是分隔線~~~~~~~~~~~~~~~

 

說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批下來的,但我很確定我其中一個任務就是來這裡打破舊觀念和舊系統。  

我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批下來的,但我很確定我其中一個任務就是來這裡打破舊觀念和舊系統。

 

 

「因果業力」這個名詞由於翻譯上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解釋。

但是在最早,它是形容「發出甚麼,得到甚麼」,也就是其中一個宇宙法則。

後來「因果業力」這個名詞被陰謀集團扭曲之後,很多人以為是「欠債還債」的意思;也就是「這輩子欠的,下輩子要還」。即使這種解讀模式是對因果的誤解,但是一旦你相信了,你也會創造、顯化出一系列的相關體驗。

現在,讓我們先來解析「因果業力」,我們可以把這個名詞拆成「因果」和「業力」:

 

因果 = 發出甚麼,得到甚麼

業力 = 欠債還債

 

可以肯定的是,因果是絕對存在的(這是宇宙法則,每個人都在有意識和無意識的使用它),但業力卻是(陰謀集團)編程的一部分。

 

以業力的角度來看世界,會變成這樣:

 

假如這輩子是A殺了B,那下輩子就會換成是B殺了A,或是透過C來把A殺掉(也就是A的報應),然後C又會在下輩子被A或其他人殺,因為「欠債就得還債」。

可能演變成這樣的狀況:A殺B,C殺A,B殺C。

 

按照這樣的邏輯推斷下去,那苦難就沒有終結的一天,只有無限的循環。

而且,如果業力是絕對的,那所有的負面行為都能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對方欠我的!

 

「法官!我殺人是因為他上輩子殺過我! 我殺了他家人是因為他的家人上輩子殺過我的家人!」

「我虐狗是因為牠上輩子也虐待過我!」

「我強姦她是因為她上輩子還是男性的時候強姦過我!」

 

如果業力是絕對的,那負面行為將變成理所當然;人也將不需要對自己的行為承擔任何責任,畢竟「我這麼做全是業力所致!」

然而,如果犯了錯就該被懲罰,而我們出生的時候又不能保有自己的生前的全部記憶,那有誰不會犯錯呢? 有誰不會被懲罰呢?

 

在這種「欠債還債、有仇必報」的法則下,人很難得到什麼靈性啟發。

這個道理就跟死刑無法阻止殺人犯殺人、體罰無法阻止霸凌、我們無法用謊言來教導小孩要誠實一樣。

 

好佳在,業力並非必修課,而是一門選修課;換句話說,除非你選擇它,不然它不會成為你的實相。

由於相信即看見的原理,只有在你選擇(相信)了業力這門課,你才會吸引到相關內容來跟你共振。

 

宇宙是無條件的愛著我們,無論你作出什麼選擇,它都會全力的支持你!

即使你選擇了業力也一樣。

 

以下分享巴夏對「業力」之解析!

巴夏 

提問者:我想知道,那些發動戰爭的人,會造業嗎?

 

巴夏: 每個人的業力都是自己選擇的。業力與審判無關。業力只不過是你曾經體驗的能量的延續和平衡,而如今你想體驗對立的能量來平衡它,以便你能創造一份融合,對「兩邊」都獲得理解。

業力不是審判,而是一份欲望,想要達成極性融合的欲望。

體驗一件事情,並體驗它的反面。

 

提問者:這樣一來,美國不是逃不掉被炸了?

 

巴夏:很多業力可以通過許多、許多方式來達成。

例如:好比說,一個人在一世裏選擇做一個殺人者,下一世裏,如果他們渴望體驗該事件的極性融合,並不是說他不得不被殺。他可以幫助另外一個懷有殺人意圖的人放棄其打算從而平衡該業力。

當然他也可以選擇與上一世的受害者互換角色,以體驗對方被殺的感受,並讓對方體驗殺害的感受。

要獲得對極性對立能量的理解並不是說非得正好是對立的極性體驗。

 

***

 

提問者:如果一個母親來到你面前——這在電視上曾經有過報導——比方說一個孩子被性侵,折磨並殺害,你會對這位母親說些什麼?

 

巴夏:首先,要知道在你所描述的任何類似情形中,可能有多種原因造成了那些個體所經歷的狀況。存在著一般的基本的原因,但具體的事件發生的原因還是與相關的個體有關。通常,那些個體是在演出來自另一世的轉世劇的角色互換,「現在換成是你了,感覺如何?」

再一次的,這並不能成為該行為的藉口,因為沒人必得做出那些行為。所有的業力都能以正面的方式平衡。只因你們社會沒有完全覺醒於這一事實,所以在你們的「噩夢」裡你們不斷以負面方式對彼此造成這些傷害。

但很多時候也與該個體的父母有關。因為當一個個體決定降生時,要知道它在做決定的時候可不是一個「孩子」。

當那個存在將自己投射到一個小孩的肉身中時,它也「實質地」(進入實相)反映出其父母內在的恐懼。

所以那個小孩可能會說「我知道這對你們來說可能很艱難,但我將演出某個劇情來展示給你們你們內在懷有的恐懼,關於自己的安全,關於你們的整合,關於你在世界上的位置。經由讓我的肉體在此事件中死亡,我會向你們展示,你們所生活的世界並不是你們想要的,你們能夠做些什麼來改變它。」

很多時候你們世界裡的人會保持無動於衷,直到他們親眼目睹了無法容忍之事。所以,很多個體會選擇出生演出這樣的劇情使得人們放下他們的「麻木不仁」,做些什麼以反思你們社會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並改變之。能跟上嗎?

 

提問者:可以。

 

巴夏: 有很多原因。但再次的,靈魂是永生的,是無限的,不是說那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並不容忍那些事。

但終極而言,靈魂最終並不被任何行為所影響,無論什麼行為。你們每一個都擁有力量、擁有能力。許多人認識到,有時候你會有意地選擇那些事件,那些特定類型的互動,因為你知道你是永恆的;因為你知道你有力量穿越它,許多時候你這麼做是出自對他人的愛,幫他們睜開眼睛看到正在發生的事。能跟上嗎?

 

提問者:是的,明白。

 

巴夏: 再次的,如果你從你是自己實相的創造者,以及你是永恆的存在這一觀點來看你的問題,你可以明白幾乎一切問題,如果你從那個角度來看的話,任何事情的發生的確都有一個原因,宇宙不是「無意義的」,也不是「不相干的」,並不存在「無意義的創造」。無限造物沒有把它造成那樣。因此,信任那些發生在你們實相中的事情,那些你們目睹的事的確有一個目的,的確有一個理由。如果你從那個角度來看,從這份信任出發,你將能夠收集到某些事情發生的原因。信任它,它就會甦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而出/豐盛一哥

豐盛一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